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史海钩沉】光绪三年大旱——丁戊奇荒  

2012-09-12 21:33:1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马《丁戊奇荒》

光绪三年大旱——丁戊奇荒

作者 马德

 

我们先来看这样一幅曲线图(图1[1]。图上的曲线显示的是自秦朝以来的两千多年间,中国人口总量变化的趋势。

就这个图形本身来说,似乎与我们常见各种数据曲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比如股票指数、市场物价等等的变化曲线,都是这样时高时低,曲曲折折。

这个曲线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所代表的数据,是数以百万计鲜活的生命——当然,我们说的是人的生命。

人口的总数,虽然与出生率和自然死亡率密切相关,但是,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地区范围内的总人数或快或慢总是会逐步有所增长的。历史的经验证明,如果总人口下降,必然是发生了大量的非正常死亡,换句话说,就是遭遇了灾难。

丁戊奇荒 - 老马 - 瓜棚豆架

 

能够在人口曲线上得到显示的,绝不是一般的灾难。这里举一个例子。

1曲线中最右边的那个波形的谷底,所显示的数据是在很短的几年时间内,中国减少了数千万人口!

这个波谷的时间是在清朝光绪初年,北方地区连续三年大旱。据考证,灾情严重的山西、河南、直隶、山东和陕西五省,从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到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短短几年内,因饥饿和由此引发的瘟疫而死的人口多达2290万人。因为灾荒最重的光绪二年和光绪三年按干支纪年分别是丁丑年和戊寅年,所以这次大灾荒又称“丁戊奇荒”。

这次大旱从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一直延续到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连续大旱三年,光绪三年(1877年)尤为严重。

灾难是从1876开始的。这一年春夏两季,南方沿海各省普遍降雨雨量过多而遭受水灾,广东、福建两省最重。于此同时,长江以北各省却普遍干旱,许多地区的夏秋两季庄稼几乎完全绝收。

第二年,也就是光绪三年,北方九省大部分地区继续严重干旱,很多地方又发生蝗、雹、疫等灾情。这次大灾荒延续到1878年,直隶等一部分地区拖到了1879年。据不完全统计,仅山西、河南、直隶、山东四省,1876年就有181个县受灾,1877年为274个县,1878年达285个县。[2]

据《申报》1877103日发自陕西的报道:“秦中自去年立夏节后,数月不雨,秋苗颗粒无收。至今岁五月,为收割夏粮之期,又仅十成之一。至六七月又旱,赤地千里,几不知禾稼为何物矣。……饥民相率抢粮,甚而至于拦路纠抢,私立大纛,上书‘王法难犯,饥饿难当’八字。……粮价又陡至十倍以上。”[3]

“丁戊奇荒”,灾情最惨烈的是山西省。时任山西巡抚的曾国荃在向朝廷的奏报中这样写道:“晋省迭遭荒旱,……赤地千有余里,饥民至五六百万口之多”,“树皮草根之可食者,莫不饭茹殆尽。且多掘观音白泥以充饥者,苟延一息之残喘,不数日间,泥性发胀,腹破肠摧,同归于尽”。“询之父老,咸谓为二百余年未有之灾”。[4]

晋南解州是山西受灾最重的府州之一,每个县的县志中都留下关于这次大灾惨烈程度的记载。

据夏县县志记载,旱灾从光绪元年秋天开始,光绪二年全年无雨,夏秋两季均无收成,于是造成严重饥荒。“赤地千余里,山童川竭,树死土焦”,旱情一直延续到光绪四年阴历二月。不仅当地粮食绝收,粮食商贩也几乎绝迹,粮价飞涨,斗米五千。“道殣相望,暴骨磷磷,疫疠复乘之,一村一镇,死亡日以数十计,民不聊生”,有的全家闭门服毒或投井自杀,邻里无人知晓。有的甚至“易子而食”,“甚则骨肉相残,人心汹汹”。[5]

有学者根据史料统计,灾荒最惨重的1877年至1878年这两年间,山西省记载“人食人”现象的包括42州县,其中有:文水、太谷、临县、永宁州、辽州、平定州、高平、阳城、沁水、临汾、岳阳、浮山、洪洞、赵城、曲沃、襄陵、乡宁、太平、万泉、荣河、永济、虞乡、安邑、平陆、芮城、闻喜、夏县、绛州、绛县、垣曲、隰州、翼城、灵石、左云、孝义、屯留、襄垣、盂县、吉州、汾西、猗氏、大宁。

另据统计,河南省至少有12州县有“人相食”现象的记载,分别是:鞏县、新安县、安阳县、新乡、林县、武陟县、修武、扶沟县、郑县、禹县、洛宁县、陕县;陕西省至少有11州县有“人相食”现象的记载,包括:鄠县、中部县、绥德县、洛川、泾阳、洵阳县、澄城县、葭州、韩城县、渭南县、蒲城县、富平县、平民县等。[6]

历史文献中,陕西大荔县甚至有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记载: “三四年间大荒歉,邑境内西北远乡尤甚。原后某村有童养女,翁姑无所得食,谋杀之以充饥,女窃听知,乘夜奔父母家告之故,父母慰留之。女既睡熟,乃相议曰:与其为彼食,何如我自食之?遂杀女。”[7]

据光绪《直隶绛州志》记载,“光绪三年、四年岁大祲,人相食,甚有骨肉相残者,饿殍遍野,坑坎皆满,村户绝半,人十毙六七,米麦市银三两六钱”,到四五月时,市面上粮食完全绝迹,只能买到草籽和蒲草根,每斗卖白银一两多。[8]

曾经参与山西赈灾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在日记中写下了当时在山西灾区的见闻:“看到路边躺着四具尸体。其中一个只穿着袜子,看来已没什么分量,一只狗正拖着移动。有两个是女人,人们为她们举行过葬礼,只是把脸朝地安置而已。路人对其中一个更仁慈一些,没有把她的衣服剥去。第三具尸体成了一群乌鸦和喜鹊的盛宴。随处可见肥胖的野雉、野兔、狐狸和豺狼,但男人和女人却找不到食物维持生命”。“在下一个城市是我所见过的最恐怖的一幕。清晨,我到了城门,门的一边是一堆男裸尸,像屠宰场的猪一样被摞在一起。门的另一边同样是一堆尸体,全是女尸。她们的衣服被扒走换吃的去了。有马车把尸体运到两个大坑旁,人们把男尸扔到一个坑里,把女尸扔到另一个坑里。”[10]

当时奉命前往山西督察赈济的钦差大臣阎敬铭在给朝廷的奏报中[11]写道:“奉命周历灾区,往来二三千里,目之所见,皆系鹄面鸠形;耳之所闻,无非男啼女哭。枯骸塞途,绕车而过,残喘呼救,望地而僵。统计一省之内,每日饿毙者何止千人。”

这次灾难中,不仅老百姓饿死无数,甚至一些地方官员也不能幸免。有一首至今流传在民间的唱词叙述了山西省汾西县县令全家饿死的悲惨情景:

“……
霍州西有一个,汾西小县,  
他那里无平地,全都是山。  
整整的三年多,五谷未见,  
直旱得满地里,起了荒烟。  
汾西县大老爷,独坐公堂,  
思想起众百姓,好不惨然。  
民不幸遭下了,无底灾难,  
天无雨地无收,整整三年。  
众百姓逃饥荒,成千上万,  
夫弃妻妻抛夫,各奔四方。  
老与少进出衙,悲声大喊,  
男携女一个个,口呼青天。  
大老爷坐公堂,将民相劝,  
叫一声众百姓,细听我言:  
初到任我也曾,体察民情。  
众百姓都是那,顶好儿男。  
民受苦也是我,亲眼所见,  
本县我并非是,铁打心肝。  
与你们设下了,养饥大院,  
不过是为黎民,暂度饥荒。  
开官库舍存粮,能供几天,  
忽一日断了粮,悲哀凄惨。  
县太爷看情景,泪流满面,  
满腹中好似那,钢刀来剜。  
我有心弃官逃,入山修炼,  
丢不下好百姓,满门家眷。  
手拿上一口刀,欲寻短见,  
岂肯落无头鬼,怎见祖先。  
脸朝北我把那,圣上拜见,  
到今日臣作了,不忠不贤。  
再不能与我主,征粮守界,  
再不能与黎民,当堂审冤,  
再不能与娇儿,说长道短,  
再不能与夫人,坐叙家常。  
手拿着一条绳,自恨自怨,  
好似是勾命鬼,来将我缠。  
先拜过父母恩,养育一场,  
学一个崇祯爷,自缢煤山。  
王老爷为黎民,悬梁气断,  
众百姓直哭得,死去复还。  
洪洞县艾太爷,将尸察看,  
叫一声老年兄,死的可怜。  
庭房内并不见,器物一件,  
又不见侍儿们,奴婢丫环。  
到帐房见铜钱,不过五串,  
进官宅见家眷,死下一滩。
……”[12]

这次灾荒山西人口损失惨重。灾荒开始时的1876年山西全省总人口为1716.9万,到灾后的1880年全省人口剩下882.7万,人口损失为818.3万,损失率达47.7%。人口死亡最多的是晋西南地区,损失率达67.6%;最惨烈的是蒲州府,人口损失达75%以上!



[1] 图形引自葛全胜等《中国历朝气候变化》,科学出版社2011年出版,118页。

[2] 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34页。

[3] 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6页。

[4] 李文治编:《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第1辑,第741页。

[5] 光绪《夏县志》卷五《灵祥志》。

[6] 赵晓华《丁戊奇荒中的社会秩序——以地方志为中心的考察》,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7] 聂雨润:《续修大荔县旧志存稿》卷四,异征,民国二十六年排印本,转引自赵晓华《丁戊奇荒中的社会秩序——以地方志为中心的考察》,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8] 光绪《直隶绛州志》卷二十一,《杂志》。

[9] 赵晓华《丁戊奇荒中的社会秩序——以地方志为中心的考察》,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10] []李提摩太《亲历晚清四十五年》,天津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11] 《光绪朝东华录》中华版第1册,总页514

[12] 《光绪三年闹年成歌》,全文见附录2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