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鼠缘  

2012-10-08 21:26:0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德

我姐姐跟姐夫退休以后,住到上海享清福去了。房子是儿子给买的,在一个别墅小区。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大学教书,才三十多岁,却是上海市从海外引进的东方学者特聘教授;二儿子在一家银行总部当处长,官衔无所谓,说明小伙子挺出息的。

说来也有趣,我姐姐跟姐夫当年的结合,竟然跟一只老鼠(其实不止一只)有关。

是这样的。

1968年,我中专毕业,被分配到十分偏僻十分贫苦的晋西北山区静乐县工作。也在这一年,我姐姐大学毕业,到黑龙江一个离边境不远的小城支援边疆去了。

我的单位是水利局,工作是水利工程技术员。有次我跟另外一位技术员到一个公社去修建高灌站(我现在打字用的是搜狗拼音,词库里居然没有高灌站这个词儿,说明这个名称已经很生疏了,需要解释一下——高灌站就是抽水站,或叫电灌站,是把水从低处抽到高处用来浇地的那种设施)。高灌站修在河边,河岸很窄,另一边是山崖,高灌站抽上来的水要顺着山崖修渠,引到下游的农田去。

那时候条件差,山区小县的条件就更差。为了工作方便,我们俩人就在山崖下面搭个窝棚,住在里面。窝棚是用河边砍的柳树搭架子,石头垒墙,外面糊些泥巴挡风。没有窗户,门上挂个麻袋片,需要透光的时候,撩起来就是。虽然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是山区夜里的风是很冷的,山崖下面渗水,很潮。在这个窝棚里住了没有多长时间,被褥就潮得发霉,不能住了。没有办法,就搬到附近一个县办农场去住。

去住的是间空窑洞,原先是作库房的。虽然里面的粮食杂物已经搬走,但是长期以来在里面安家的老鼠并没有搬走。我们白天累上一天,晚上回来就想倒下睡觉。但是,你要睡,老鼠不睡,一关灯,它们就出来活动,这儿窜窜,那儿啃啃,还互相打架,还吱吱吱地互相吵嚷。吵嚷就吵嚷吧,因为我们都太累,所以很快就入睡了,也不在乎它们吵嚷不吵嚷。但是我们不在乎它们,它们倒是很在乎我们。有好几次竟然爬到我的头上,蹬鼻子上脸,欺人太甚。

两个人住的时候,问题还不大。后来,那位同事干别的工程去了,这里的工地就剩我一人负责。白天工作倒也顺利,就是晚上睡觉很不顺利。说实在话,我是属于那种比较胆小的人。小时候被狗咬过,也在河滩荒野里遇到过狼,所以看见动物就发憷。虽然老鼠很小,但是它也是有牙齿的呀,万一在我脸上咬一口怎么办?当时我还很年轻,还没有谈恋爱呢,要是被老鼠咬一口破了相,谁还肯嫁给我?我一辈子的幸福可千万不能毁在老鼠的手上。

同事在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因为那位同事比我年长,我有依赖心理。现在人家走了,自己的安全要自己负责,所以老鼠问题就真成了一个严重问题了。

睡觉是在农场的空房,吃饭也在人家的灶上搭伙。时间长了,大家就都熟了,吃饭时候话也就多了。有次我说到那屋里的老鼠,说我怕老鼠,惹得大家哈哈笑。因为那时候老鼠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不足为奇的。他们一笑,搞得我有点难为情。

不过,当时有一个人没有笑我,他认真地听,然后很认真地对我讲:别在那儿睡了,你要愿意的话,到我房间来吧,我这儿正好空一张床。

他也是这个农场的职工,新来的大学生,上海人,学的是兵器制造,本来是应该到兵工单位去的,但是兵工单位是保密单位,而他的父亲那时候是走资派,还没有被解放,就把他发落到这不保密的山区农场来了。

我当时想向他表示推辞,但是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因为我实在是怕那些老鼠。于是赶紧感谢人家的好意,就把行李搬到他的房间了。

因为都是年轻人,又都是毕业不久的学生,在一起很谈得来。他谈的最多的是他学的专业——火炮制造,说起来如数家珍。其实,从当时他的处境看,那些专业对于他只能是梦想了,但是他似乎不在乎这些,每天上工(实际是下地)就高高兴兴地上工,下工以后就认认真真地专心看书,看相关的资料和杂志。当然,他看的书也不尽然是火炮一类,比如有关飞机、导弹、乃至坦克等等都有涉猎。我没事的时候,也翻看他的那些书刊,甚至还知道了陀螺仪、万向节是怎么回事。

当然我们也闲谈,谈家庭,谈父母,谈弟兄姐妹。有时他收到家里的信,还给我讲信里的内容,总之是无话不谈。有次他父亲来信,他读着哭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有感情的人,一个有自己的想法而又踏踏实实的人。

就在这个期间,我姐姐经过活动,单位批准她调回山西工作。当时去省里没有关系,回老家的县里也没有熟人帮忙,索性就调到我在的那个县,起码互相有个照应。姐姐在东北待了两年左右,因为不想在那个地方久留,所以也不敢谈恋爱,回来的时候还是单身一人。于是我就想到了这位上海的朋友,就介绍他们认识。没想到事情进展的格外顺利,俩人一见钟情,不久以后,上海朋友就成了我的姐夫。

我姐姐姐夫结婚不久,县里抓革命促生产需要人,我姐夫调到县机械厂。这给了他大显身手的机会,把个小小的工厂办成了汽车配件制造厂,在当时这成为县里的一件大事,姐夫成为全县工业战线的先进人物出了名,我当时也感觉风光得不得了。

打倒四人帮以后,我姐姐姐夫都调到省城一所大学工作,姐夫终于干上了老本行。我姐姐是学机械制造出身,也到这个学校教书,直到退休。

姐姐和姐夫,婚姻是美满的,生活是幸福的,而这美满幸福的生活,竟然缘于那只大胆的老鼠。人这一辈子,真是有趣。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