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东社中学高八、九班  

2013-04-11 13:03:55|  分类: 村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中学高八、九班

作者 张文安

 

一九七七年四月初,吕梁山春意初显,文峪河水量渐丰。从交城山截岔的山庄村舍,走来一批风华正茂的男女,汇集到位于东社村的县立东社高中,组成了高八、高九两个班。

我们这届学生,是第一次实行贫下中农推荐结合考试录取的。当时的高中学制二年,第一年仍然延续着文革的教学模式。我们去文峪河水库边的校办农场劳动,最难忘得是劳动间隙在沙滩上戏闹,去河边、水库边游玩,记得我曾从河中摸出一只鳖,那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再有就是支农了,给东社村插秧,给其他村割麦子,中午能喝上绿豆稀粥,吃上白面馍馍。还有去沙沟村后山给学校担煤,陡峭的红沙梁上洒下了我们的汗水,记得担回学校时箩筐里只剩薄薄的一层了。学校还搞勤工俭学,去野则河村青山绿水的山沟里割荆条。这些特殊时期的学校生活,现在想来感到很温馨。岁月滤去了让人不快的东西,只剩下美好的回忆了。

东社中学在村东,再往东隐约可见波光闪闪的文峪河水库。水库与学校之间是一大片稻田,田埂地畔有一些果树。当稻田由绿变黄时,传来了恢复高考的喜讯!这关乎我们前途命运的大事,当时叫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挑选。当时我们既有享受权利的自豪感,又有报效家国的使命感。我们太幸运了,要知道有多少人盼望着这一时刻的到来!我们敲锣打鼓夹道送走了胸佩红花的工宣队,学校工作步入了正规。这一时期从其它公社转来不少学生,我们的班容量增大了。

学习成了我们的头等大事。我们的整个小学、初中,都是在文革的喧嚣中度过的,反潮流的黄帅、交白卷的张铁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极端匮乏的是文化知识,用一位老师的话说就是灰渣底子。说是初中毕业,其实连一元二次方程也解不好。学校根据上级的安排,在高二时分了文、理班。当时的学习气氛是最好的了,学校的喇叭里播放着鼓励学习的内容,至今还记得“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的句子。

我们如饥似渴地投入了学习,基础太差,知识不连贯,就囫囵吞枣,慢慢吸收。资料奇缺,就千方百计去借,能借到一本文革前的教材,便如获至宝,倍加珍惜。我曾借到一本七七年各省的高考题答案,因对方催得紧,我便在一天半时间内匆忙照抄了一遍,因为有答案也看不懂。那时停电是经常的,我们就用自制的小煤油灯自习,一晚上下来,两鼻孔里都是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晚自习时,本村的保国同学用饭盒在教室的火炉上焖了一饭盒大米饭,撒了点盐,给大家吃,大家你一口我一口,那香味至今记得。

那时的生活是艰苦的。吃的是玉米面窝头,喝的是玉米面加少许小米熬的糊糊。宿舍是依山而建的不知多少年了的一排石砌窑洞,里面一盘土炕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面积。土炕上一张芦席,麦收时节我们从打麦场抱来麦秸铺到下面,舒服多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晚自习后回到宿舍,好些同学仍然要加班学习,半夜一觉醒来,还有人在挑灯夜战。我们身上、被子里有许多虱子,有时不小心会掉到地上。

东社中学属县办高中,有几位老师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的语文兼班主任褚佩珠老师,修长的身材,清瘦的面容,头发已花白了。褚老师学历并不高,中师学历,但语文知识丰富,讲课生动富有感情,并配合手势动作,很有感染力。入学时他了解到我们基础差,就有意识地给我们补课,让我和另一位同学在黑板上抄一些语法知识,主要是有关句子成分的内容,褚老师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启蒙老师。我们写作文只能写新八股的批判稿,是褚老师引导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作文,当时确有眼前一亮、茅塞顿开的感觉。

张彩霞老师教化学,是褚老师的爱人。她胖胖的身材,圆圆的脸庞,一副慈祥的面容。她是文革前的北京大学毕业生,学识渊博,讲课很有条理,逻辑性强,思路清晰,娓娓道来。在学校简陋的实验室里,对仪器、试管等如数家珍,尽量给我们做一些实验,对工作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从她身上,我体会到了严谨的态度、科学的精神是教育工作者的要求和美德,对我后来从事教育工作受益非浅。

张建文老师教了我们一段时间英语。他身材魁梧,性格直爽,年龄偏大了,他从东北刚调回来,是日语专业人才。我们当时对英语最大的感受是好奇,因当年高考英语成绩只有重点大学才10%记入总分,所以还没学入门就停上了。张老师不久调入开栅高中,又教了日语,当时外语师资奇缺,他培养出不少日语考生,有许多考入外语院校,其中,考入山西大学日语专业的就有好几个,而且发展的前景很好。我们没能从张老师身上学到多的知识,确是件憾事。

难忘的高中生活结束了,二年来我们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毕业分手时,大家依依惜别,难舍难分。一九七九年的高考改在七月份进行,我们有一部分同学又回到学校复习备考,期间插入了不少其它公社或者往届的学生。高考时我们几个同学结伴骑自行车去文水县城,住在寺楼底的一澡堂内,睡在通铺上,这样度过了我们的高考时光。那年高考东社中学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当时各公社都办高中,东社中学位在前列。这是东社中学最好的时期之一,从下一年起,文水中学择优录取新生,好学生都去了文水中学了,东社中学也就风光不再了。我们考入本科院校的有好几名,我考得一般,达了大专线,在全县排名90左右。值得一提的是化学,全县及格人数十个左右,我考了65分,为此,化学张彩霞老师受到县委、县政府的表彰,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有不少同学通过复习,在以后的高考中考入各类学校。

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此后,高八、九班的同学们有的升学就业,走上工作岗位:有的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顽强拼搏,艰苦创业,成为企业家,走上了富裕的道路。无论在什么岗位上,大多为佼佼者,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实现了自身的价值。

文峪河在不停地流淌,求学的时光渐渐离我们远去,而沉淀下来的是日渐浓烈的同学情谊。高八、九班举行了两次聚会。第一次是在一九九六年的国庆节。早晨我们冒着沥沥秋雨相聚在母校,也许是我们的真情感动了上天吧,不久便云开日出,阳光灿烂了。这是离校十八年后的师生首次相聚,我们回到了熟悉的校园,拾级而上通向宿舍的砖砌台阶,望着那排沧桑的窑洞,追忆着那段求学的时光。游卦山、聚餐、卡拉OK,那是一次心灵的聚会。

第二次聚会是在二〇一一年国庆节,我们相聚在交城山内的苗家沟村。金秋十月,天高气爽,硕果飘香,苗家沟村山清水秀,披红挂彩。聚会在李国庆同学家的农家小院内举行。我们给国庆节生日的同学庆祝,吃农家餐,叙同学情;在清澈见底的山间小溪边漫步,沿着蜿蜒的羊肠小道,相互扶持着上山;打核桃、挖萝卜、摘红枣、烤土豆,其乐融融,身心得以放松,心灵得以净化。

三十六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改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真情。无论我们人在何处,身处何方,当你身心疲惫之时,当你志得意满之际,你一定会想起我们的东社中学高八、九班,那是我们人生永恒的港湾,是我们梦中的精神家园。

 

 二〇一三年三月

注:张文安,男,野则河村人,东社中学高八班学生,1979年考入汾阳师范学习,现在文水二中任教。

东社中学高八、九班 - 东社老马 - 东社博客
 上图:第一次聚会合影
 
东社中学高八、九班 - 东社老马 - 东社博客
 
 上图:第二次聚会会场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