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马德:“狼乱”  

2013-04-11 13:05:2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马《狼乱》

 “狼乱”

作者 马德


新浪博友禇开明跟我是老乡,我们的家乡在山西省交城县山区,他的村子叫西社,我老家是东社,两个村相距不不到2公里,中间隔着一道文峪河。

老褚有一篇《狼乱时节》的博文,说老家当年的“狼乱”起于1937年,和日本人进入华北的时间一致。

老褚在博文里说,听上辈人讲,从1937那一年起,老家一带的狼突然多了起来,不但山里狼多,而且狼居然还窜村入户,吃猪羊牛,甚至还吃人。截岔上(我们家乡处于文峪河与西冶河交汇处,是一个小盆地,这一带地区被称为“截岔”),接二连三被狼吃了好几个人,一时间,年轻妇女独个儿绝对不敢到邻村去走娘家,小孩子必须有大人看管着,绝对不敢让他们离开父母远了。甚至有些十六七的小伙子,也出了几起事。夏天天气热,有人到河里去耍水,被狼吃了;到坡里去打柴,两三个人相跟着,结果也有一个人被狼吃了……一时间,人心惶惶,谈狼色变。那时候是战乱时期,到处有死人,狼吃了死人吃活人,吃红了眼,常常主动攻击人。

西社村有一个年轻人,当时十大几岁,在河滩地里锄豆子,突然窜出来一条黑脊背狼,黑脊背狼是那时人们传说的最厉害的狼,个儿大,凶猛,攻击性强。年轻人一时害了怕,但还算机灵,马上爬上了眼前的一株枣树,狼一时也够不到,只是在树下狂扑。那天地里干活的人多,发现了这一情况,立刻拿着手里的农具围了上来。二十多个人拿着锄头、镰刀、铁尖扁担(一种两头有铁打的尖端用来挑庄稼的扁担),呐喊着把狼团团围住,狼看到情况不妙,只好恼悻悻地离开了。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当年那个年轻人的侄儿们还在西社村居住。他的妹子和姑爷在交城县城买了房,就住在交城县城。

博文作者老褚是上世纪50年代生人,关于狼乱的传闻来自其父母一代人的讲述,应该是当时的真实情况。

我比老褚大几岁,小时候也常听听到人们关于狼的传闻。而且在我记事以后,狼在我家乡仍然时有出没,我本人小时候就有过三次关于狼的亲历。

一次我在村里街上玩,忽然听人们大喊:“狼,狼……”,大家都朝村后的山上看,就在村后半山腰,看见有狼在慢慢地游走。

另一次是在河滩。当时村里人文峪河上河边修桥,我们几个孩子在河边看热闹。又突然听见人们大喊:“狼……”,有两只狼从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跑走了。

还有一次是半夜,狼从我家窗户底下赶着猪往村外走(我家没有院墙,窗户临街),我爹在窗口看的清清楚楚,还听到猪的哼哼声。当时我睡觉没有醒,是第二天听说父母说的。

不过,我小时候的狼已经没有三十年代是那样凶悍,因为再听不到那种狼吃人的惨事,进村吃猪吃羊的事儿也并不是很多了。

老褚在博客里问我闹狼乱的原因是什么?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能根据手头的一些史料,做一些粗浅的分析。

狼是食肉动物,以大型哺乳动物为其主要猎食对象。尽管狼的生存适应能力很强,分布很广,但是狼的栖息地主要是在草原地带,草原上的黄羊是它们最重要的食物来源。

人由于具有强大的狩猎手段,所以是狼的天敌。而人饲养和放牧的家畜由于受到人的保护,所以狼也轻易不会把家畜作为猎杀对象,更不会主动对人攻击。

生物的生存,是会“计算”成本的,这是大自然通过生存竞争和生物进化赋予生物的本能。狼如果向自己的天敌发动挑战,风险成本太大,所以只要食物资源能够正常获得,比如在黄羊等野生动物的数量能够基本满足狼的需求的情况下,它们不会轻易去冒险跟人作对。

我们可以用现在草原的例子来做参考。据来自内蒙古草原的报道[1]2011年以来,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的牧区发生严重狼害,狼进入羊圈袭击羊群甚至马和牛的事件频繁发生。据牧民的经验,尽管过去每年都会发生狼袭羊群的事件,但一般都是在野外。正常情况下,狼不会进入离人生活较近的区域。据分析,近期狼害爆发的原因是牧民为了保护草场而大范围驱赶黄羊,而黄羊的减少使狼失去了正常的食物资源。

对动物种群而言,当生存环境恶化时,它们对环境变化的应对有三种方式。一是迁徙,二是改变食物结构,三是因饥饿而死亡从而缩小种群规模达到新的生态平衡。这三种方式中,迁徙是首选的方式,只有在迁徙遇到到阻碍或找不到新的生存环境时,才会改变食物习性;至于通过死亡缩小种群规模,自然是不得已的被动模式。当前内蒙古草原的狼害,是因为整个草原黄羊减少,而草原面积又在农业区域和工业城市不断挤压下严重缩小,狼群在失去食物资源又无路可走的困境下只好铤而走险,进入畜圈为害。

现在来分析上世纪30年代闹狼乱的情况。

我的老家虽然是山区,附近有森林(关帝山)分布,但是仍属于人烟稠密的传统的农业区域。而林区是食肉类森林猛兽豹子的栖身地,留给狼的生存空间并不大。由于草地面积狭小,食草的大型野生动物资源不是十分丰富,在历史上正常情况下虽然也有零星的野狼出没,但是数量不多,也轻易不会进入居民村落。

野生动物在某一地区的数量增减,是受当地生态环境资源制约的。如果环境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其繁殖率会在一个平衡点附近上下波动,种群不会突然增多或减少。狼群在某些年份突然增多,显然不是本地狼群繁殖的结果,更大的可能是外部区域的狼群迁入,其原因与生态环境的变化有关。

狼攻击人和家畜的事件在农业地区增多,首先是因为狼的数量有了显著的增加,其次是因为狼的数量增加而使得“人口”压力超过了“土地资源”的承载能力,打破了食物资源的平衡,所以狼不得不改变觅食的习性,冒险向家畜和人类发起攻击。

那么,突然增加的这些狼是从哪里来的呢?它们是在饥饿的压迫下,从草原地带迁徙而来的。

我的家乡在吕梁山的东麓,吕梁山的西北就是内蒙古草原,与内蒙古草原相连的大兴安岭连着东北平原,那里也有广袤的草地,这些自古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场,也是黄羊的故乡,当然也是野狼们的天然食物资源。

但是在20世纪以来这里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环境变化是气候和人为因素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首先是气候的变化。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全球气候变暖,中国也不例外。如下图所示:

2013年04月10日 - 老马 - 瓜棚豆架
 

气候变暖,虽然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对于农业生产来说是首先好事。随着温度上升,原先不适合种植粮食的高纬度、高海拔地区逐步被开垦成为农田,于是农业区域的边界会向北方推移。所以从清朝末年以来,中国北方出现了以“走西口”和“闯关东”为特色的移民潮。移民的目的地就是内蒙古和东北地区。

历史上每次气候变暖,农业区域都会向游牧区域扩张。但是这一次的扩张的程度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都大得多。因为这时的中国农民有了对付气候的新式“武器”,这个武器不是别的,就是马铃薯,在山西和内蒙古叫做“山药蛋”,在东北则称为“土豆”。

马铃薯原产地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区的高海拔地区,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才被带入欧亚大陆的,在明朝传入中国,到上世纪初,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了几百年。

马铃薯与中国传统的农作物相比,有三个明显的优势,一是耐寒,二是耐旱,三是产量高。这三个特点,正好适合在原先只能放牧的北方草原地区耕种。于是,大片的草原被开垦成为粮田,草原面积相应地也大幅度萎缩。

民国前期中国灾害频仍。从民国建立至19377月,全国发生的大大小小的自然灾害就有77次,威胁最大的水灾24次、旱灾14次、蝗灾9次。华北地区更是无年不灾,无灾不荒。如1928年的华北大旱, 1931年水灾、1933年旱灾、1934年水、旱灾、1935年水灾[2]……灾害造成饥荒和大量的难民,再加上军阀混战,于是有大量人口涌入内蒙古和东北垦荒。

据统计,从1912年到1937年,内蒙古地区(今内蒙古自治区地域范围)的汉族人口从250万增长到370万以上,25年中增加了48%[3]

而进入东北地区垦殖的移民就更加汹涌。民国以后东北的主要移民目的地是黑龙江,1918年至1922年的5年中,迁入人口70.6万人,平均每年移民14.1万。1923年至1930年移民黑龙江的人口急剧增加,7年内迁入187.5万人,平均每年27万。

移民垦荒大大压缩了草原面积。这对世世代代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业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于是北方游牧民族一蹶不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雄风只能成为后人的追忆。而作为草原生态链的黄羊和狼的生存空间也受到极大的挤压。

但是在上世纪30年代之前,草原的退缩是随着人口的逐步增加而稳步演进的。但是在19311937年时,态势又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本侵占了东北。一方面,东北人民流离失所,大批逃亡关内。但是,这些流亡人员多数是知识分子、学生和军政人员及其家属为主的城市人口,而“闯关东”的人口主要是内地的农民。日本侵占东北后,由于战乱和伪满政府的限制,向东北移民的增幅减少,但是仍然是增加的趋势。而且,日本侵略者在东北却推动了另一种性质的迁徙。

“七·七”事变前后,日本为了增加作为其后方基地的东北地区的劳动力,放弃限制政策,鼓励华北移民进入东北,1936年一年内迁入就迁入35.8万人,1938年迁入49.2万人,1941年迁入100万,1942年迁入120[4]。虽然这些迁入人口主要是进入了工矿区,但是,几百万人规模的工业开发,无疑会对东北地区的自然环境产生巨大影响。

更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之后,于1932年提出了野心勃勃的“武装移民”计划,并在当年实施,至1936年之前,派遣5批移民进入东北强行霸占耕田进行所谓的“垦殖”。19368月,日本广田内阁又审议通过了《二十年百万户移住计划案》,即计划在二十年内从日本本土100万户移民东北。这项计划从1937年开始正式实施。到日本投降为止,日本先后向中国东北移民达30万人。日本占领期间,在东北掠夺抢占的移民用地达3.9亿亩之多,是日本本土耕地面积的3.7倍,占中国东北耕地面积的60%[5]

日本通过武装移民抢占了大量耕地,就意味着大量东北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有的逃亡关内,还有许多被强行驱赶到瑷珲等边缘地区“垦殖”。这样就更多的草原在日本占领后受到直接破坏。

日本侵占东北后,当然地遇了到中国人民的抵抗,东北大地战火不断,这也必然使东北地区的生态环境受到巨大破坏。

草原不断受到破坏,草原上的本来已经脆弱的生物链在战火中终于断裂。失去了生存资源依托着狼群也不得不逃离故土,流离失所,千里奔突,危害中原。这也许正是1937年狼乱的根本原因。



注释:

[1] 新华社《内蒙古狼患背后生态困局:黄羊锐减致生物链受损》,人民网,20130118日,http://env.people.com.cn/n/2013/0118/c1010-20244549.html

[2] 江沛《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华北区域的灾害与农村社会变动》,载《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3卷,中华书局2001年版。

[3] 闫天灵《汉族移民与近代内蒙古社会变迁研究》38页,民族出版社,200412月第1

[4] 曹树基《中国移民史》第六卷,508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版。

[5] 高乐才《日本“满洲移民“研究》 10页,人民出版社,20009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