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褚开明:到东社高小去念书  

2014-01-21 09:3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东社高小去念书

禇开明

我在西社读完小学四年级,就过了东社,去读五年级。

学校在东社村叫做老爷庙的地方,建在临近山坡的的地方,有好几个小院组成,各个小院相连都依靠台阶,很高。学校里容不下全体班级,有两个班还在村里东边的地方,离这儿很远,所以打铃要到院子外边高高的山坡上,就为了两处校舍的人都能听见。后来我们升到六年级的时候,就搬到那里了。

五年级了,语文、算术,各是一个老师带。语文老师叫张济川,他又和蔼,又怕人,对大家很严厉。那时候,阶级斗争已在提倡,所以,我虽然考试成绩好,但不能当班长,只能当个学习委员,但张老师还是很信任我的。他喜欢我的作文,指导的紧,批改的相当细致,常常在班里作文课上给同学们阅读,我后来对文学感兴趣,和张老师对我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张老师有一段时间还带了我们的数学课(后来我自己也当了教师,明白张老师大概是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不放心让别人带,所以宁肯自己多带,张老师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老师),数学老师就换了好几个,只是在六年级的时候,才由游星亮老师给我们带上。

我那时跑校(就是如今的走读),我记得有几段时间,就在学校住校了。一般一日三顿饭(冬天就改成两顿饭)都要回家里去吃。从东社到西社,有最少三里地,春夏秋三季,我们给养的蚕啦、兔啦找食草,夏秋两季,吃罢饭,上学路上,就吃枣,吃核桃、吃桃,剥着吃蚕豆,反正不管饿不饿,就是为了在野地里玩,那时候,可真是快乐极了。很多时候,把水果等能吃的小吃,带到学校去,给其他村的孩子吃,有时候,还悄悄地给老师们吃。因为那时候,各村的巡田人给学校打了招呼,不让我们偷吃生产队的东西。我就给过张老师枣吃过,张老师笑着瞪着眼说,呵,你胆大,给老师放下慢慢尝吧,我就跑出来了。我小时候,偶有尿炕的毛病,尿下了,我悄悄地裹起行李,让它自己干。每天夜里,同学们嘻嘻哈哈打闹,熄灯了也不安睡,学校有专人查夜,但我们不怕,来了安静,一走,复旧如此。但有时候,张老师也来查,这可得小心,一听是张老师,大家吓得连气也不敢大声出,就安安静静地睡了。

过六一了,张老师让我们班参加学校的竞走运动,临近六一半个月,每天,停下了复习功课,搞训练,张老师亲自和我们一起搞,直到天黑下来才罢。张老师不让我们去私自耍水,尤其不让我们过早耍水,有一次,记得是六一前几天,在校园地里劳动完,我们觉得热得不行,就下水耍了一会儿,回到学校后,张老师把我们几个同学都叫到他办公室,问我们:你们耍水了吗?我们几个喃喃地说:没有,张老师叫过一个同学,把袄往起一撂,把肚皮上用指甲轻轻地一划,水锈被划起了,张老师很严厉地说:谁敢说没耍?在证据面前还抵赖?事后,我们把肚皮一划,真的有痕迹,我们服了,长知识了,可是,我们越觉得张老师可亲了。那时候,我也跟同学们打架,有一次,我就跟闫纪纲牛牛滚蛋蛋,在教室里打起来了。闫纪纲后来成了沙沟村的水泥企业家,这是后记。

临毕业时的十来天,张老师让我们两个同学到他家去住,好安安心心复习准备考初中。那一年,初中很难考,八个小学毕业生中才能有一个升入国办初中。我记得,那是我跟大岩头村的张拉春,都考取了,而且我不久就知道,我的成绩是全县第二名,所以,我被破格录取到了东社初中。消息传到西社村,有的人还有些不大相信,那意思很明白,开明是地富后代,他怎么会考上?可大多数人谅解地说,人家娃学习好嘛,就应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