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解光启说武元城沧桑(十)  

2015-09-24 08:4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赵吉士与武张二公

当时刘尔鼎,水东都人,可能是水峪贯上面的人。这个人也经常和赵吉士接触,要开龙门渠,都是他出面打的报告。他是康熙八年的举人,是“新贵人“。他从山上下来,路过走南堡村,问起土地的事,知道要买,买一块地准备用于水泉滩的木厂、武元城木厂使用,问询了一下,这个买卖还没有做成,还是那样子,还是人家的,没有买成。所以,赵吉士写信给阎尔海,委托他打听打听,告一下他的意思。

(编辑导语)阎尔梅(16031662)清初诗文家,字用卿,号古古,江苏沛县人。明崇祯三年举人,诗有奇气,声调沉雄。有《白耷山人集》。

清军入关后,阎尔梅到南方参加弘光政权,曾做过史可法的幕僚。曾极力劝说史可法进军山东、河北等地,以图恢复。明亡后,他继续坚持抗清活动,手刃爱妾,平毁先人坟墓,散尽万贯家财,用以结交豪杰之士,立志复明。他曾两次被清军抓获,意志不屈,寻机逃脱后流亡各地。十多年间,游历了楚、秦、晋、蜀等九省。晚年时,眼见复明无望,才回到故乡。

从留下来的一些诗文中可以看出,赵吉士与阎尔梅交往甚好。为了劝说武黄门、张奇英出让武元城的土地,赵吉士给阎尔梅专门写了一封信。信中写到:

“盖此滩一带居民之衰旺,实山西一带盗贼动静之机,而缙绅乃一邑之倡也。作令者不能兴利除害,犹望其左提右携,鼓舞振兴,以为桑梓计,顾尺地经营人己两利,亦何惮不为,忍置之不毛不厘之区,或亦效不畜不察之义耶?屡欲作小札致之,恐鄙言过戆,愿公以鄙意婉致,如果以瓯脱视之,当即备官价,请乞以为是隅交易之所也“。

                ——赵吉士《与阎古古山人》

这是“缙绅”,地方人物给地方办好事,我当县官的不能兴利除害,那还能行?也得靠左右、大家来帮忙、支持。买这块地方对国家、对交城、对地方的百姓都是有利的事情。你们也不能耕种,不稀罕这两块地方,也是一个“不毛不厘之区”,平效它“不畜不察之义”。意思是放手就对了,把两块地卖了吧。实在是个“瓯脱”之地,不是好地,边沿上的荒地。价钱以官家的官价来,不用以市场价了,总是要便宜一点。咱们把这个买卖做了吧?委托阎尔梅过这话。

(编辑导语)赵吉士与阎尔梅说这段话的意思是,这块地从宏观上讲意义重大,不仅关系到居民的兴旺,也关系到西山寇的动静信息。因为当时还没有“平寇”,这件事还关系武、张二位的声望。从大局着眼,小处着眼,人己两利,何苦因为“不毛不厘之区”,而造成“不畜不察之义耶?”。希望阎尔梅转达此意,婉言相劝。

这事情下文不知道做成做不成,反正武元城这个地方,到时候开了。我估计这两个人也不好意思,武黄门和张奇英,这两个人也不好意思再和父母官顶啦,搬的阎尔梅出面当说客,把这件事情就了结了。

关于赵吉士,咱们说得很多。交城县的人都知道,他是安徽休宁县的人,在交城任知县,五年半时间。在交城当知县期间,平寇、治河、开渠、兴学、筑路、编审、植树,到恢复武元城南堡村的木厂等一系列的“文治武举”,功绩比较可以。后来因为有达尔布的推荐,山西巡抚的推荐,到北京升了“户部山西清吏司主事“,曾经在保和殿受到康熙皇帝的面试。康熙皇帝亲自见一见你,和你说道几句话,看一看你的言行、动作、举止。到民国初期写《清史稿》,赵吉士列入”循吏列传“。《清史稿》专门有传记的人物。

交城县的人在却波湖东北岸,在“离相寺“的东面,却波湖东北角上,后来的”真武庙街“路南,在那地方盖起了”赵公祠“。赵公祠(所用的建筑)原来是赵吉士最早建的,他专门在那儿建了一个”湖东别墅“,这个又早。后来赵吉士离开以后,交城人把”湖东别墅“改建为”赵公祠“。这是生祠,专门一个祠堂,纪念赵吉士的一个纪念馆,这个意思。

(编辑导语)为了感恩赵吉士在交城的功德,交城人在却波湖东北岸为赵吉士建起了赵公祠,立长生禄位,永世供奉。交城人还在卦山为他立起德政碑—古罕碑。《古罕碑记》记载了赵吉士在交城当知县五年多中,建造城堡,修筑城墙,营建牙署,荡平山贼,浚湖筑堤,分水种地,搏豪强,平累甲,复厂造堡,逐旗换兵,广额取士,编修县志,凿山疏泉等政绩。可见,赵吉士对交城所做的贡献,也可见,交城人对这位知县的崇敬和爱戴。

前几年盖“兴玉嘉苑“(小区)楼房的时候,推土机挖工程,挖地下室,发现了原来”赵公祠“的遗址,那里面埋的一块碑。这个碑在围墙下,挖了三四米深,都是灰渣,原来缠腰的墙都在,碑和碑座子在里面囫囫囵囵、立立地埋的。这就说明这块碑没有跌倒,还在原地。这东西奇怪,房子也塌了,人们倒灰渣、垃圾,逐步地淤埋,一层一层。几百年的时间,二百多年的时间里面,碑逐渐逐渐地(淤埋)原位置埋的里面,站的。咱们叫喊、喊不迭,结果让钩机,一下就把那块碑挖成烂渣渣。后来,找了个”四不像“车,把圪达达拉的文昌宫。后来把圪达达拼住,咱们把文字仔细看了,是创建”赵公祠记“碑文。很有价值的东西。

在当时来说,交城人对赵吉士(感恩戴德),又在卦山给他塑了一个功德碑——古罕碑。对这个人物不是肯定的,这也是经过历史的考验,证明了这个事实是正确的,是肯定了的人物。康熙二十五年的时候,改名,正式列入交城县的“名宦祠“。这个”名宦祠“在”文庙“里面,有”乡贤、名宦祠“,在戟门的两面。在”乡贤名宦祠“刻起牌位叫“长生禄位”。这个人还在世,就给人家名字划上道道了,来纪念赵吉士。

(编辑导语)赵吉士在交城政绩颇多,“平西山寇”可谓又一大功。对于这支隐藏在山中的武装队伍,有人称他们为“交山农民义军”,也有人说是“西山寇”。那么,“农民军”与“西山寇”有怎样本质性的区别?赵吉士平息这支队伍,从现实和历史的角度看,究竟是弊还是利呢?

说到赵吉士“平寇”。当时交山的“西山寇”已经是清朝定鼎中原以后,李自成、张献忠的主力队伍,农民起义军的主力队伍失败以后,交城山这一支残余的力量。当时总体上讲叫吕梁农民军,也叫交山农民军。他们还一直保存的一些人物。关键一个区别,农民军和土匪、草寇的区别,这个界限,这就是由你对“官方”的态度来决定的。因为当时剩下的交城山的队伍,他们没有明确的政治口号,首先一个是“不与官家作对”,这是干甚?完全是在地方上“踩盘子”,找财主人家,打家劫舍,拿回来他们吃喝嫖赌、糟蹋了,完了以后,下去再抢,再下去明火执杖,再抢。全国已经统一,社会已经相对地安定以后,这一支所谓的“农民军”的残余力量,已经完全堕落,列入了土匪、草寇的队列。赵吉士在这个时间平寇,把他们平息,应该是正确的。他们已经成了交城县社会上的一些消极因素。地方上犯罪的人物,当时只要往交城山里一跑,官不敢问,谁也不敢去,结果容纳的人都是社会上各种犯罪的人物,都是在家乡不能活动,逃避的人,很大面积的人都往交城山里跑,影响很大。山里一跑,没人敢追,没人敢问。杀人的、放火的、做了坏事的,这种情况。

平寇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当然后来零星地还有些活动,终究他们的影响是很小的面了,个性的,影响就不大了。社会逐步地发展,为康熙后期,到乾隆时期,县里面经济的复苏、繁荣,直到了积极的作用。

 

摘自《交城人说交城事》

交城县广播电视台栏目丛书 

 2015年8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