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解光启说武元城沧桑(十一)  

2015-09-30 10:0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赵吉士治交二三事

木厂恢复以后,赵吉士做过开“龙门渠”的事情。他也要考虑,解决“交城山、交城水、不浇交城浇文水”的问题。他是从康熙七年到任以后,在衙门的门扇上写了四个字——“分流峪口”。这恐怕是他的警句,他的座右铭,他的责任“分流峪口”。要从峪口分流出来,就是这四个字,就是要实现“交城水浇交城”这个愿望。

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也进行了仔细的勘察,测量 龙门渠的工程量。他也爬的高山上,也在山里跑,桑条沟、碟子沟,上上下下跑了不少路,进行测量、预算,经费的来源,做了一套完善的计划。可是最后,赶到他离开以后,康熙十二年,他离开以后,工程很快就下马了。

接任的知县,按说也是个人物,孙若群,字涣,是山东人。按说“水”的事情,交城山的龙门渠是件大事,多少年的愿望就实现不了。按土石方的工程量计算,施工的难度,在当时的条件,几乎很大的部分是涵洞作业,地下的、深处的挖洞。拿到今天来讲,恐怕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也是艰巨工程。施工的条件、技术、爆破、运输、器械、村料、经费,经费的来源。赵吉士把县里主要退休官员、财主们都集中到城隍庙议事,都表过态。可是前脚他走了,后脚下马。孙若群这个县太爷,他通过不通过原来交城这把子地方上的人物?肯定是地方的人物同意下马,县太爷才下的马。打报告去省里批的。假如交城的老百姓、地方的士绅们都异口同声,一致要修,我看这个县太爷不一定非让下马。

(编辑导语)赵吉士来到交城后,考察县情、地形,深为交城“有水却不得其利”而苦恼。他在《开凿龙门碑记》中这样写道:

交邑两大水三面环绕,当称乐土。乃交之苦无水滋甚何也?平原山谷异其势也,峪水旱则涸,涝则滔天,襄陵虽近水而未必利,且虞为害。

于是,他上书《太原府交城县为请开无穷之地利以防不测之天时,凿渠引水用苏民困事》,陈述了交城的地理状况、自然条件,以及受文水制约之情,并首倡提出“绕开文水,引文峪河直达交城”的“龙门渠大计“。

然而,凿山非常之事,不遇其时不举也,不得其人亦弗成也。就在赵吉士刚刚离任不久,龙门渠就在新知县孙若群手中下马了。

孙若群这个人后期也有很大的事情,后来搞得也挺不错。他是山东淄川人,就是现在的张店市这个地方。张店、临淄、周村、博山那一带,那个地方在济南往东。他是顺治十六年的进士,“少砺六学,言行皆有则“。自小村里就叫”小圣人“,”善评骘,穷通寿夭,皆能以文决之“。后来升了官,升了云南晋宁州的知州,从交城提拨了。后来死的任上,卒于官。清康熙末年陈康祺写的《郎潜纪闻三笔》里,这是一个野史,随笔里写的一个”孙若群之严正“。这个人一行规规矩矩、正襟危坐,是个目不斜视的主儿。所以,依靠他打龙门渠,有一定的冒险性,也确实不可能。报告打上去以后,山西巡抚达尔布还在,他火了。当初是他批准赵吉士上马的,今天又轮他批下马,火塌了,怒不可遏。

(编辑导语)龙门渠工程下马的原因,史料中未见记载。当时,山西巡抚达尔布曾在交城知县孙若群请求下马的报告上做出这样的指示:“凿山引水,非常之事,必非常之人为之。前令岂无确见而弃千金如敝屣也?尔等庸人,不足语此。速将前令捐资(白银一千两)追出,贮库取具“。

“凿山引水,非常之事“,这不是普通事情,必须得有”非常之人“才能干。”为之“。前一个令,就说赵吉士,岂能没有一定的确见,进行调查?他还捐了一千两银子。他还能把自己的银子就那样扔在那里?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扔了?你们都是庸人,没用的庸人。不能和你们说这些事情,算了吧。白银一千两,把赵吉士捐了的一千两白银,你们拿出来,将来退还本人,把那银子给人家单另放过。下马就下马吧,反正就是这个事情,也没办法,县里上下一致意见。所以巡抚达尔布也没办法逼住人家干,只能下马了。

三百多年来,龙门渠的工程,几上几下,三上三下,直到今天,开龙门渠真的要实现了。终于能看得到,也能摸得着,实实在在是指日可待了。肯定是明年的事情了。前一段时间,县里组织老同志们,去龙门渠引水现场、进水口上看过,大家都很激动,都很有感叹。这是千百年交城人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编辑导语)水,从古到今,都是交城人的一块心病。千百年来,守着文峪河,却不得文峪河水利。修龙门渠,屡开屡败,几起几落。交城人不甘摆布,与命运抗争。今天,这个千百年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

交城县城东有磁窑河。磁窑河屡屡要泛滥成灾,村庄、农田被淹,对县城的威胁很大。瓦窑河、磁窑河动不动就把县城的城墙冲塌了。赵吉士来的前一段时间,把北门的城楼还冲塌了。大概是瓦窑河,一下就冲塌了。赵吉士还组织疏浚河渠、筑堤植树,治理水害。那时候有个处罚办法,赵吉士逮住小偷小摸这一类小型的犯罪活动,处罚不重,让你栽树的,罚上你载种几棵柳树,有甚地方种树。经常在他的《牧爱堂编》办的公文里面,经常就能看见这些话。他对绿化、植树(很重视)。后来有人写文章,在北京碰上赵吉士,多少年以后,你原来在道儿上栽的柳树,现在长成了,人们在树底下乘凉,这是一件事情。

特别是他定下的磁窑河“轮则水“灌溉制度,一直到民国时期还在使用这个办法。坡底古林庵庙里的那块碑至今还在那里立的,那是民国十年刻的碑。上面记载,也是因为磁窑头和坡底打官司来,打官司的时候,断案子,还要参考赵吉士当年的办法、制度。可见那个东西还在使用,使用了多少年,没有推翻,这是他在来定制度的可行性。他又在瓦窑头筑堤植树,成了交城县的十景之一。

(编辑导语)据康熙四十八年《交城县志》记载:城北步浑水(即瓦窑河)每逢山洪暴发,县城有泛滥之虞。康熙七年,县令赵吉士鸠集邑众,于瓦窑村东洪水出口处,垒巨石筑堤,以障水南流。堤高六尺,宽丈余,长八十丈,迤逦蜿蜒,宛若长虹,名曰卧虹堤。堤旁建河神庙,护堤杨柳沿岸累累,朝暮炊烟萦行袅袅。诗情画意,景色宜人,故有卧虹烟柳之称。

赵吉士后来又升到户部的山西清吏司主事,正六品。山西清吏司的职责是管甚的?冠的名称是山西,好像只管山西的。户部是管财政、核算的;“清吏”是管核算、检查财政、财务、钱粮数字的,这只是一个方面。山西清吏司的职责很大,他的职责还管的甚?除了管本省老百姓的钱粮,上缴的民赋、财赋以外,还要管全国的八旗诸司的廪禄(八旗所有官员的工资),还要管军士的饷(禾胥)(就是军队的粮饷),还要管各仓(全国的合个粮食仓库,常平仓、社仓等各种的仓库),三四种,还有盐课(咸盐上的税收)也归他管,不是说山西的,全国的都要归他管,钞关(这就是税关,全国大的税关,现在叫海关),各地的税关(打税的卡子上),杂税(后面说的武元关这个税关,武元城是工部管的。其它地方的税关比工部的多得多。数额也大。咱们平定那地方有“槐树铺厘卡”,是户部的大税关,很大的进出山西,从东南沿海方向来的,比娘子关、旧关过来的货物,都要经过这个地方。出境的货物都的打税,板树铺就是很有名的地方。咱们的这个地方只是木税,由工部来管的)。他还要管察哈尔的地亩(内蒙地区北面,张家口那块儿地亩的税)还有土默特的地粮。土默特在呼市,土默特左旗,土默特右旗,土默特是一个大部落,在蒙古族的时候,那个地方的地粮也归他管。咯尔咯,回部定边左副将军办事的官属,还有张家口等地的台站优俸饷,还有乌里雅苏台(乌里雅苏台是内蒙古西部的地方),科布多(现在外蒙西部的一个省),新疆北部屯田官兵的轮换,全国各省财政收入支出统计,这都是山西清吏司的职责、分工。全国户部一共设的十四个司、下属。不是每一个省都有司,它块块上叫的名称,条条来管它的业务的,概念比较复杂,这就是山西清吏司的职责。赵吉士负责这一块的。

这一段讲的就是赵吉士和武元城的关系。他又恢复了木厂,为地方的百姓又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摘自《交城人说交城事》

交城县广播电视台栏目丛书 

 2015年8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