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褚开明:西社初中初建  

2015-10-14 12:4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社初中初建

褚开明

东社村吕保国先生来访,他为了编撰《东社村志》,要我回忆一下西社初中初建时的状况。

1、1986年8月份,当时西社教办主任武春政来我家中串门。春政刚调来,一来就和我走的比较近。当时我在东社初中任教三年了,主要在东社村,礼拜六、日我回家一趟,而他的办公地点在西社,我也忘了他是怎么与我认识的。当时他说:要成立西社初中了,建议我回来当西社初中的校长。我当时也没当回事,笑了笑,就把这事过去了,他也没有深说。过了三、两天,公社书记许浒夜里叫我到他那里去一趟,原来是要我到还没有成立的西社初中当校长,他一边征求我的意见,一边就说:你们局长那儿我去说,我们公社大力支持你,你好好干!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当上了校长。老实说,我在东社初中也干得不错,刚送走一个毕业班,可不用我思考,许书记就把我任命了,他说:其他具体事情,和镇长去谈吧。可是到了局里,管人事的,叫魏启瑞的老师,他只叫我当个副教导主任,春政当时也有些脸上没面子,魏老师说:就这吧,那要以后慢慢来。

2、镇长和武春政是至交,所以,春政是教办主任,大概是镇长一时没空,他又代镇长跟我谈话。学校没有一间房,他把我叫到西社小学,又叫来西社小学校长,要他指定两个教室,和一个小小的办公室给我。又把我引到新盖的公社剧场楼后边,哪里有大大的两间房子做男生宿舍,还有剧场西边一个挺大的化妆间做女生宿舍。在这两个宿舍的东边,临河有四、五间房子,据说那是原来设计的要做粉坊的,先用来做孩子们的食堂。条件虽然简陋,但第一年,只招两个班,房屋的问题毕竟是解决了。

3、学生的问题不用操心,全镇小学报考初中的孩子们总共有二百出头,东社初中先招两个班,剩下成绩在后边的学生就是我们西社初中的了。这个关于生源的问题,你就是心里不舒服,也没办法。因为即将开学,东社初中那边什么都准备好了,这个套子再不公,你也没有办法。教师县局从新分配的师范生中,给我们西社初中配来了两名,其余要我们自己去找。记得,从东社村招了一名,从沙沟村在会里初中教书的教师中招了一名,从米家庄村招了一名,这些都是民办教师,剩下来还有几名代课教师名额,当时各种渠道来的都有,局里各种头面人物推荐的,那是更推也不能推得(当时工资虽然低,但由于工作不好找,所以也有人要做)。

4、经费问题。公社先拿出几千元来,因为没有课桌凳。我马上和西葫芦教办主任定了一百套课桌凳,要他马上送来,漆也没时间漆,那是以后的事了。公社专门为西社初中经费开了全公社各大队会议,除公社扛大头以外,还分配了各家要出的钱,并指定了时间。

那时候,我在我们学校教工们中间,提倡一个口号,就是要把西社初中办成山区第一流的学校,并冲出山区,在全县挂名。我还悄悄地给人们分析了河那边,东社初中的情况,胜过东中,没问题,只要我们好好干。全校人不算多,条件简陋,可师生们一股不服输的劲还是叫人很感动的。

记得是第二年春天,公社把一大堆沙给了我们学校,让我们去卖,这算给了我们一部分钱。这沙在现在西社初中的对面,在五、六亩地的一片地里。原来那是公社准备在这儿盖新公社用的,不知为什么,又不盖了,所以沙也没用了。那时候,沙作为建筑材料,还没有被广泛应用,但也开始被人们用了。那么小山一样的一大堆沙,放在公路边,总是有点儿不安全。

公社负责管教育的王虎山副书记,领我到那儿亲眼看了,交付于我,我就开始卖。这个工作叫谁来做,一是学校没有合适的人,也没有叫我放心的人,所以只能是我了。一天中,我有时间就往沙堆那儿跑,有人买,我就招呼着卖。我要是不在沙堆前,买沙的人会到我的家里或学校来找我。沙卖得很快,记得是一方六元钱。也有人来向我要沙,我一般是拒绝了。

沙很快就卖完了,空出一大片地来,空出来的地怎办?王虎山副书记说,就你们学校种着吧。秋天,我就把这块地种了黄豆。那年的黄豆收成好,放在学校广场上,小山一样的一大堆。打完了,我就把它分给老师们,大约一人一百斤左右,这在那几年,也是了不得的。

那时公社还有心思为我们建新学校,镇长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我当然很高兴,张罗着,在西社大队打麦场上,左量右量,可这个事儿结果不了了之,空欢喜了一场。

初建的西社初中,就如我的孩子一样,我对他是关怀备至。学校灶房没柴了,做饭也成了问题,我说:这不要紧,我家里有的是柴,就从家里用平车拉了一车,反正是我盖房子剩下的木板,废料;灶房里大饭盆上没有盖子,我就回家把家里的夹篦篦拿来盖;学校里缺了钳子,我想了想,说用我的吧,就拿来了……

我还是学校的保安。学校附近有一个赖小子,整天和女生们挤在一起,女生们来和我诉说,本来我应该和他心平气和地劝一劝,可我和他谈,和他爹妈谈,都不顶事。我那时候也没有耐心了,一次,我在办公室里看到他正在教室门口扒拉着同学们就要进去,上课铃响了,那位女老师想进教室都进不去。我从办公室出去了,跑过去,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他揪到校门外,学生们跟了一大群。那赖小子头发被我揪得不好受,侧偏过头,看清了是我,恨恨地,瞪了我一眼,恼急了,可又不敢跟我对仗,就那样走了。我那时三十大几岁,想来也真是血气方刚,年轻力壮,他呢,毕竟是毛小子,又理亏,从此后,他再也没有来过。

当时我年轻力壮,血气方刚。我们学校的事务长,是原来东社初中的事务长,后来跟我过来了。有一次他到东社初中有事,就骑了辆学生的车子过去了,到下学的时候,有人来告诉我,说是事务长在东社初中也被扣住了,那个学生没车子,也回不了家了。我一听,骑了辆车子就到了东社初中,跟当时东社初中的事务长生了一场气,把车子跟我们的事务长是要回来了,可是仇也结下了。东社初中的事务长是米家庄的,要回家,就必须经过我们学校,我气狠狠的说:他就不要路过我们学校,要路过,看我不把他的车子截下!当时我就是这样气盛,没有一点儿城府。

正月二十八,是西社镇的古庙会,闹红火,戏台唱戏,请的是太原的班子,学校只得放几天假。公社让我给戏台两边写一副对联,我想了几天,写出了一副来。写的是啥,我如今也忘了,反正当时是得到了人们的一片赞扬的。


2014-03-24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