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2016-12-27 11:5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九)

吕保国


七、教育开明

清康熙八年版(1882)《交城县志》载:“盘龙山,在县西四十里东社村之北,山顶突起,一峰尖锐似笔,名笔峰峁。相传雍正十三年八月,大雨一夜,此峰陟起如脱颖,高十余丈,周百尺。嗣后东社一带连得科名,故人乐道之。”

其中的盘龙山即卧龙山,笔峰峁即村人所称的峰峰峁,而清雍正十三年即公元1735年,距今已281年。这个美丽的传说既然能登上县志,自然有它的一番道理。

文峪河丰富便利的水资源,两岸星罗棋布的水磨房,显赫优越的交通区位,地域富饶的矿产资源,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环境促进了商业重镇的崛起,并在民国期间盛极一时。繁荣的经济,使得古镇富商巨贾、名门望族的产生成为可能,为其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背靠笔峰峁、择水而居的东社古镇,蕴藏的活泛灵气,深厚的文化积淀,教育的蓬勃开明,使其文风鼎盛,科甲连绵,人文荟萃,一直为交城山区教育文化的中心,走在交城县教育历史的前列,占据重要的地位。

东社古镇历来秉承“耕读传家”、“晴耕雨读”的传统,崇尚读书,文风沛然。前清时就举人秀才不断,村中有“举人院”,后家道中落,详情无考。清光绪六年(1880)张五科考取贡生;光绪19年(1893)郝广银考取武秀才; 光绪23年(1897)杨仪亭获得文秀才;光绪25年(1899)张超考取拔贡;清代石瑶获得岁贡等等。这从家乡镶嵌在旧民居门楣上的“耕读第”、“世德第”、“松竹秀”、“承启第”、“凝瑞第”、“和为贵“、”积善传家“上(图1-77),依然可以体会到昔日鼎盛的文风,看到他们的文化追求与心声。

至今“举人院“门檐上的砖雕”稼穑维宝“仍然是村中的文化亮点(图1-78),这句来自《诗经》——《大雅?桑柔》诗中的名言(即”好是稼穑,力民代食,稼穑维宝,代食维好”),原来在拔贡户房(祠堂)前高高竖立的旗杆,在东社古镇演化为一种由衷地敬重”耕田“、”读书“的纯朴信仰。

(一)东社二高小

民国元年(1912),城乡私塾逐渐改办国民初等小学校。原来晨钟暮鼓、香烟缭绕的佛门关帝庙,传出了儿童琅琅的读书声。

民国七年(1918),山西省推行义务教育,东社村女子初等国民小学校成立,开创了古镇女子入学的先河。

民国九年(1920)9月,在拔贡县议员张超的建议下,东社古镇建立了交城县第二高等国民小学即东社二高小,始任校长曹子荣,招收一个班,学生20余名。后褚治隆(曲里)曾长期担任校长,教师有翟星南、吕凤图等,地址在关帝庙西院,南院为学生宿舍。

据《交城县志》(1994年版)记载:中华民国二十二年(1933),交城县首次举行高小毕业生会考,有城内一高、女高、东社二高、成村、广兴等五个学校参加,东社二高分别获得总分和个人第一名,在交城县的教学质量和地位可见一斑。古镇张毓俊和张桂娥(女)分获魁首,独占鳌头。

据张进才《红军在东社开仓济贫目击记》记载:1936年时,全镇有200来户人家,有一座高、初两级小学校,六个班次,二百名学生。可见古镇当时的儿童入学率就是很高的,当然这里面高小年级还有外地的学生。

从1920年成立到1937年战乱期间,东社二高小毕业学生约450人。

抗日战争期间,教学时断时续;东社古镇在沦陷期间,敌伪区公所、新民会、维持会等机构占据了关帝庙,学校时停时办。但就是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古镇重视教育的传统仍然不息。当时小学校被迫设在王子烈院,教师有杨国林、张国栋等。学生们没纸没笔没桌没凳,便以砖为凳、以膝为桌、以棍为笔、以土为纸,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学习。

民国期间古镇考取太原学校的学生有郝立贵、张贵廷、任耀吉、张国梁、解德芳、张继科、张毓英、张景卿、张继贤等。

(二)东社三完小

1945年日本投降后,交东与交西两县合并,恢复交城县治,县政府在东社村筹建交城县第三完全小学,首任校长石思明,教师有马行健(后为交城县教育科长)等,学生70余名。三完小的性质与原交东完小一样,仍为党和政府培养和输送后备干部的学校。

1946年6月,内战开始,开栅四完小与东社三完小合并后,还在县政府所在地沙沟村戏台对面民居内开设过一段时间。但因阎军骚扰,学习断断续续,不能进行正常教学活动。

1947年4月,在驻交城的成成中学带领下,组成了包括交城三个完小在内的“八分区前线服务团”,师生共40余名,奔赴陕北,参加了“保卫延安”战役服务工作,于中秋节后返回。东社三完小学生吕仁厚(曲里人)光荣牺牲,被追认为烈士。

因灾荒严重以及土改“左”倾偏向的影响,奉晋绥边区之命,于1947年春、夏之际,所有学校一律停办。

(三)、东社完全小学

1948年,东社完小正式成立,教学工作开始走上稳定有序的轨道。首任校长闫怀才(沙沟人,后任交城县副县长)(图1-79),教导主任任懋甫,教师有张增乐、贾维贤、胡树文、范大可等。学校教学管理严格,教学水平较高,各项活动有声有色,村人称“阎怀才,黑的走了黑的回“。1951年高小一班毕业后,学生分别去交城、汾阳、太谷、太原等地师范或中学升学考试,均名列前茅。

那时候,交城山区高小只有东社、古交两所,中西川、西冶川、三道川甚至包括古交原平川的学生都来东社完小读书,学生数量增加,规模扩大,高小一班学生在闫怀才校长的带领下将关帝庙正殿关公等塑像捣毁抛弃,做了教室。

从1951年开始,至1966年,东社完小每年毕业1-2个班,从高小1班一直编到高小29班止,毕业学生约1400人。学制3年。(图1-80,图1-81,图1-82)

1969年开始,东社完小改称七年制学校,学制变更为小学五年、初中二年,1971年首届七年制学生毕业,一直到1982年秋,恢复为三年,并秋季始业。(图1-83)

因关帝庙房屋年久失修,房屋残损漏雨,安全不能保障。1985年,东社村在东观音堂南选址新建东社小学,建成二层教学楼一幢,1999年扩建二层教学楼一幢,2010年再建三层教学楼一幢。2012年底,东社小学占地3884平方米,建筑面积2621平方米。1-6年级6个班88人,幼儿园大、中、小3班57人,教师14人,校长王学红(女)。(图1-84)

(四)东社中学

东社中学成立于1957年9月,当时为东社乡乡办初级中学,第二年转为公办中学。初1班地址在东观音堂,学生60名,校长由贺万喜乡长兼任,教师有张进礼、张国梁;公办始,校领导阴雄彩、杨根溪,教师张增乐、刘文亮、李守义、裴应弦、韩永等,收初2、3班,教室在解家骆驼店北侧教室。从1957年至1966年每年招生1-2个班,截止到初13班,共毕业学生约700人。学制三年。恰逢“文化大革命“开始,初11、初12、初13班未完成学业,在校时间均为1-2年,但到1970年时全部毕业。(图1-85)

由于领导严谨治学,教学管理科学,教师爱岗敬业,学生努力上进,教学质量迅速提升。

1964年,初8班毕业,中考成绩获得全晋中专区第一,毕业40人,升学人数竟达36人,升学率90%。东社村马德以语文98分(当年语文最高分)、数学100分(满分)、政治100分(满分)获全区中考总分第一名(全省第二名),共有5人进入山西省中考前20名。

1965年,初9班毕业,中考又为全县、全区第一。毕业生41人,升入高中、师范、中专、技校的学生达31人,升学率76%。

连续二年的中考成绩显著,再现了民国22年东社二高小的辉煌。当时的晋中专区书记王绣锦曾说:“想不到交城山区竟有这样的学校!“;山西省分管教育的副省长王中青数次来东社中学,与王林校长研究东社中学的扩建事宜,后由于”文化大革命“开始,遗憾搁浅。

1970年秋季,原东社中学已毕业未参加中考的初10、11、12班的部分学生,还有刚刚毕业的13班学生,组成高一班,成立东社高级中学,初中停招。校革委会主任吕庆功,校长王林。(图1-86)

从1970年到1979年,除1972年未招外,从高1班招到高13班,毕业学生约750人。

东社中学于1980年恢复初中招生,改为初级中学,校长杨明德。从1980年至1986年招收初1至初22班,毕业学生约1100人。

1984年,东社初级中学正式改为完全中学,名称变更为交城三中,校长孙秀亮,教导主任侯福中,当年9月招收高1班,至1992年招收到高9班止,毕业学生约350人,后并入交城中学。(图1-87)

1987年底,交城三中(东社中学)迁到西社村新址。

(五)东社农业中学

农业中学,是农村人民公社(或生产大队)集体举办的,实行半耕半读,为农业生产服务的新型职业学校,招收高小毕业生,学制三年,每年学习8个月。

1961年9月,东社农业初级中学校成立,校长王希仲兼(东社公社书记),负责人张国梁,教师翟贞润、张治国、王学辉,地址东观音堂。

1961年招第1班,1962年第2班,1964年第3班,1965年第4班,1966年第5班。招生数每年35-70人,但大部分未读完,毕业时只剩20-30人。

东社农业中学在1969年学生毕业后便停办。毕业学生约150人。

(六)西社中学

1986年,西社镇成立镇办西社中学,校长褚开明,教导主任张根栓。当年招收初1班、初2班。

1988年西社中学在组织参观时发生“4.30”车祸事件,34名学生因故死亡。

1988年9月,西社中学迁入东社中学旧址,西社镇中学正式在东社招生办学,持续了八年。

西社中学从1986年至1996年招生每年2至3个班不等,直到1996年并入交城三中。期间毕业了近900名学生,考入高中、中专、师范等各类学校学生近180余名。(图1-88)

(七)底蕴深厚,文化中心

从清末前的私塾,到民国初的东社国民初小、女子国民初小;从1920年9月始创的东社二高小,到1945年筹建的东社三完小;从1948年恢复的东社完小到1957、1961、1970年相继新建的东社中学、东社农业中学、东社高中,尽管因战争有过停顿,但学校和教育事业在东社古镇的历史中持续蓬勃发展。

100年来,学生辐射地域范围:北至西冶川水峪贯、古洞道甚至古交市岔口乡麻会、寨底村, 南达交城县阳渠、梁家庄、郭家寨、文水县崖底、土堂村,东到洪相乡黄崖、西岭、申家庄村,西抵中西川横尖、惠家庄、燕家庄、中庄、会立、文水苍尔会、庄头、苏家岩、后周家山村等,还有省军区315基地、红旗铅矿等,辐射距离南北45公里,东西70公里,面积约200平方公里。

从民国到2012年,其间一批又一批教育工作者的无私奉献,辛勤耕耘,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东社的教育事业,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人才,成为社会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材。据初步统计,东社二高小毕业约35 班450人;东社完小高小毕业约29班1400人、七年级毕业12班350人、小学毕业30班900人;东社中学初中毕业约13班700人、高中毕业班约13班750人;交城三中初中毕业约22班1100人、高中毕业约9班350人;东社农中毕业约5班150人;西社初中在东社办学期间毕业约900人。在东社这块土地上,从关帝庙、东观音堂、东社中学共培养教育走出了高小、初中、高中毕业学生共计约7000人,当然这里面有重复计数的人。

由其上所列的数据,便可以明显看出东社的深厚文化底蕴和巨大的辐射力、吸引力,是名符其实持续近百年的交城山区教育文化中心。

不知是笔峰峁的崛起福佑了东社,还是古镇的文风鼎盛使笔峰峁矗立;不知是东观音堂的文昌帝君、大魁星君荫庇了东社,将东社中学、东社小学呵护在自己的周围,甚至不惜粉身碎骨,甘做校舍,还是古镇文人的金榜题名、独占鳌头显露了神像的灵验,衬托了它的威严,真不好说清,就让它相辅相承,循环不已吧。

确实,如果你回顾东社教育历史,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东社完小高小一班、东社中学初一班、高一班毕业生的归宿,便是古镇教育生生不息,代代相承的范例。

1951年,东社高小一班学生毕业,正值国家恢复、发展教育的时期,加之经济因素,大部分报考师范学校,且都为高分录取,如张进礼、张进珠、马  福、张爱德、张殿楼、游石亲、侯克勤、张增谦、荀仁贵、闫佩瑄、胡玉璞等,毕业后多从事教育工作,张进礼、张爱德、闫佩瑄等又返回母校,为人师表。

1960年,正逢国家困难和教师缺乏时期,东社中学初1班毕业学生40人中择优选取30人,全部到老师进修校学习,当了老师。任彩霞、吕秀莲、张继堂等又回到了东社关帝庙熟悉的校园。

1971年底,东社中学高1班毕业,正值国家教育制度改革“初中不出村、高中不出社(公社)“时期,文水县在刘胡兰中学办起两个师范班,高1班22名同学未毕业便被招入师范班读书,后全部分配工作,基本从事教学工作。若干年后,候彩虹、常凤仙、马二安等返回了东社中学任教。

很多人说这三个班性质、遭遇相似,说他们幸运,但正是他们的机缘促进了东社教育事业的承前启后,滚滚向前。其实,你仔细想想,从东社学校出去又回来任教的老师真是不少,如翟星南、张彩霞、褚佩珠、褚开明、刘昌辉、褚必达、张国梁、而也正是这样的循环往复,使一代一代人走出了交城的大山,把文明带回了故乡故校。

东社的学校教育无疑是走在交城县前列的,这与古镇自古以来的优良开放的文化传统密不可分,同时,也促进了村落的发展。

从“稼穑维宝“到”耕读传家“到开明的学校教育,村人一向重视子弟的文化教育,多少年来,家乡就被这样的风吹拂着,人们从小到大就沐浴在这纯朴的民风之中。

近水楼台先得月,东社村学生数量在历届班级中基本都名列前茅,高小三班达1/3,初小五班达1/9,高二班达1/4。东社村的教育水平和人员素质也得到大大提高。据初步统计,解放后东社古镇共培养出大中专学生约300名。

早在1959年,我的老师张彩霞便考入北京大学,成为我村的学习佼佼者;我家的邻居马玘彪,子女六人,即马福、马禄、马全、马仙、马德、马清,遵照“图自强”的祖训,勤奋学习,均从东社学校走出后大学毕业,孙子辈则更上一层楼,成为山沟里飞出的一群“金凤凰“。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就学率和升学率不断提高,东社古镇的文化底蕴和教育开明结出了硕果,儿孙们不仅获取大学本科、专学历者众多,就是考取全国著名高校、获取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位、留洋深造者也不在少数。看看下面的不完全统计资料,你一定会感到很惊叹,东社古镇也一定会为此自豪。

马建国,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德国杜伊斯堡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加拿大博士后,中国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张耀武,南开大学博士,日本立教大学留学,硕士生导师

张小燕,美国芝加哥图书信息管理系研究生毕业,硕士

张燕梅,美国密西西比大学计算机研究生毕业,硕士

杨  素,清华大学机电系博士

张颖君,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博士

张荷钰,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

张文浩,北京地质大学博士

张燕安,清华大学计算机研究生毕业,硕士

马建功,复旦大学博士

马建中,教授,西安美术学院毕业

姜颖,兰州大学物理系博士,中科院博士后,德国洪堡基金访问学者,上海东方学者,上海大学教授;

姜硕,上海财经大学硕士;

马  昕,中国人民大学硕士;

张宝林,山东大学,研究生毕业,硕士

张  乐,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工学院留学,攻读硕士学位。

张  帆,南开大学研究生,攻读硕士学位。

张  莹,研究生毕业

褚晓辉,同济大学毕业

张静宇,华南师范大学硕士

张亚眉,华南师大研究生毕业、硕士

张俊霞,硕士学位

张彩玲,研究生学历

张学文,研究生毕业,硕士

张苏嫚,研究生毕业,硕士

张丽琴,研究生毕业,硕士

韩春辉,太原理工大学硕士

郝高鹏,山西医科大学硕士

想想看,上述这些儿孙辈的更上一层楼,是站在父辈的肩上起来的,如果没有东社的传统文化,没有古镇学校的开明教育,没有“学而优则仕”,也就没有走出大山的父辈,没有城市的优良教育资源,也就没有儿孙们今天的升造和显赫。

这就是底蕴,这就是家风。

斗转星移,随着东社中学的迁移,东社小学的退步,古镇的教育辉煌和它的商业兴盛一样已成为历史,比古村落的颓败更让人担心的是,祖先的文化成就、人格力量和人文精神会变成虚无缥缈的东西,后人将无法理解也无法传承。

失去的才是宝贵的,没有后才知道来此不易。教育和交通是东社古镇繁荣、凋败的两大重要因素,是其它一切工作的纲,是东社古镇兴盛的两大法宝。

要反思,要总结,要借鉴,要争取,要开拓。

我常想,如果有捣钟五儿的钟声长鸣、东社中学的灯光永亮该有多好啊!(图1-89,图1-90,图1-91)

我相信,东社文风鼎盛的岁月虽然已经随着文峪河的碧波远去,但教育文化开明的保持,将使古镇的复兴,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图1-77  门匾“耕读第”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78  举人院“稼穑维宝”砖雕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79  阎怀才校长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0 高小1班毕业证书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1  高小1班聚会留影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2  高小28.29班毕业留念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3  东社七年制学校毕业证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4  东社中学和东观音堂现状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5  东社中学初2、3班毕业合影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6  东社中学高1班毕业合影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7  交城三中高1班毕业留念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8  西社中学高1班毕业合影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89东社学校工友游五儿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90  东社中学旧貌1996年(截屏)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91  东社中学窑洞宿舍旧貌1996年(截屏)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9)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