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张文泉:忆父亲张爱德的点滴往事  

2016-02-13 15:3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父亲张爱德的点滴往事

张文泉

注:张爱德,男,东社村人,19338月出生,生父张春发,继父张雨发,为信奉天主教家庭。

张爱德,学习优秀,东社三完小高一班毕业后,先考入太谷师范,后到太原二师即国民师范、第一师范读书。1955年肃反运动中,因为天主教徒身份,太原市公安局于1210日以现行反革命抓捕,因无事实,第二年816日释放,分配到太原市小店区北格公社张华村担任小学教师,教学成绩突出。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横扫一切牛鬼蛇身,张爱德又被送回东社村改造。参加村内修公路、熬化肥(臭油),当过民办教师、大小队会计等。1978年平反,1981年夏调太原市小店区子弟学校(实验中学),1984年调小店区教研室、进修学校工作,1989年退休,小教高级职称。2016年1月7日逝世,享年83岁。

张文泉为其长子。

 

一、父亲养鸡

全家回到老家后,家里生活困难。面临生活的重新选择,父亲开始养鸡,几十只毛茸茸的小鸡,跑满了小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父亲很独特,用铁丝做成漏勺,从厕所将茅蛆捞出来喂小鸡,母亲觉得很脏,父亲却乐呵呵地说:“茅蛆虽脏,对小鸡却营养丰富。”果不然,小鸡长得很快,比邻居家同龄的小鸡明显大出一节。到小鸡长出短翅的时候,他就用高粱杆做成鸡笼,用大锄柄当扁担前后挑着鸡笼下地,在田间放飞吃飞虫,收工时几声口哨,小鸡就会从四面八方飞奔回笼子。鸡长大下蛋后,鸡蛋卖钱作家补,鸡粪用作种南瓜的肥料。父亲身体虽弱,做事总是肯动脑筋。

二、养奶羊

喝奶是现代人的普通生活标准,可在文革初期,能吃上小米稀饭、拌炒面已经是不错了,父亲认识到奶对人的营养,况且羊只吃草,开销不大,所以买了一只奶羊,每天早晚,父亲就挤奶喝,自然比当时的小米稀饭拌炒面营养高的多,我也从此开始了割草、喂羊、放羊的活儿。

三、家里的风箱

在老家生活的很多年中,贫困一直伴随着全家,烧煤成了大问题。煤不仅要从十几里外的黑沙坪自己挑,烧土也得去二、三里外的大岩头村黄土山脚下挖,辛苦不说,危险性很大。为了节省煤和不用烧土,父亲从亲戚家借来一架风箱,用来吹火做饭,既省煤,火又旺,做饭也快。

拉风箱,弄火,是父亲的活,不嗒不嗒、一推一拉的动作和父亲前后摇晃的身躯,奏出我们贫困而快乐的交响曲。

四、巧锄谷苗

在家乡时,锄谷苗是既辛苦且赶时节的农活。多数村民是圪蹴,年老一些的则是跪在谷垄中定苗。困了,也只能在谷垄中半蹲着歇会儿,不然会压坏谷苗,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腿抽筋。

父亲开始琢磨,用小板凳放在谷垄两侧,既压不坏幼苗,还能短暂休息,多好呢!于是父亲就带上小板凳下地。人们开始都以惊异的目光看着父亲,笑话父亲劳动还坐板凳?可日子久了,人们不仅认可,年纪大的一些人还仿效他。看来,即使好一些的办法,人们也得慢慢适应。

五、化肥厂当工人

那时村里办起了化肥厂生产碳氨,化肥厂工分高,父亲被照顾当了工人。生产化肥的原料,从太钢拉回,每只废弃油桶内装满氨水和沥青,每桶至少达四、五百斤。拉回原料,工人们卸下车后,再5人一组,用钢绳拴好,用抬杆抬到车间,十分劳累。父亲想,怎样才能减轻这种繁重劳动呢?不久,父亲就想到了滚动减轻摩擦的物理原理,他利用粗细基本一致的断抬杆,依次摆放在地面上,将原料桶用钢丝绳套住,前拉后推,在断抬杆上滚动前进,的确省了不少劲。父亲遇事总是想的多。

六、碾谷米

那时,村里没有碾米机,全村也只有几台石碾,我们村西石坡儿上有一架。到秋收新谷下来,人们都急着碾米。人家多,碾子少,天还不亮,人们就起来抢先排队。有时起床晚了,排一天队也轮不上,只好等到第二天。

石碾碾谷,主要靠人力推,一圈一圈,走着固定不变的轨迹。一瓢、一瓢地往碾心放谷子,谷子逐步从碾心向外移到碾盘外围的边缘,才能将谷皮去掉。然后,母亲再一簸箕、一簸箕的,荡簸,将皮糠甩出,很费力、费时,一天也碾不出多少米,很辛苦。

那时我虽小,可已是家里的二等劳力,每次推磨,都少不了我。记得,和父亲碾米时,天还不亮,很冷,戴上手套也觉得碾杆冰凉。父亲就给我拴了条绳子,像毛驴一样套在身上,不再用手托碾杆,我的两手就能装在口袋里取暖了。我在前面拉,父亲在后面边推、边给我讲故事,遇上父亲不推,我就会被绳子绷的倒退几步,回头一看,见父亲在添加谷子。就这样,父子俩一前一后,迈着相同的步子,想着各自的事情……

七、闹红火

父亲不仅是个优秀的教师,还会吹、拉、弹、唱,可以说多才多艺。那时,村里每年正月都要闹红火,村中央戏场院要垒一个很大很高的旺火。各种活动都要去公社汇演,有戏剧、秧歌,还有背棍、铁棍、旱船、高翘、腰鼓等民间活动。参加人员多是村里的老艺人和受好文艺活动的中青年人。

冬闲时,各种活动分组排练。我和父亲一组,专门练习乐谱,拉胡琴,为秧歌和各种活动配乐伴奏。我们组有已故的志安哥、父亲,还有志全哥、我等。我们围坐在学校教室里的火炉旁,研究曲谱,调试音律练习,常常熬到深夜。几人里面,父亲和志安哥最懂乐谱,他俩常常因为一个音符或节拍,争论不断,直到意见一致方休。他们的认真精神和音乐知识,令我敬佩,也受益非浅。舞台演练和实地彩排,更是一丝不苟,协调统一。所有参加人员,热情高涨,服从安排,年年为全村带来了喜庆、欢乐和荣誉。

八、山上的巨幅标语

那时,是政治挂帅的年代,各村的大街小巷写满了政治标语。村里安排父亲在村庄背倚的卧龙山腰写巨幅标语,一个字就大几十平米。要定这么大的字,光靠眼的观察是不行的,主要靠计算,每笔的宽就好几米,一切都要精准,还要测看好有利地形。写字好后,还要从山坡上到外找光而平展的石板铺出来,再用白灰水浇出,是一项艰巨而浩大的工作。

父亲带着人们每天奋战在山上,日复一日,不知疲倦,终于完成了“继续革命,乘胜前进”八个宏伟的大字。父亲手破了,手指也长出了茧,脸也晒黑了,身体也瘦弱了,可他心里很高兴。

八个大字屹立在东社村卧龙山山腰上,站在五里外曲里村的猴儿岭山顶上,人们依然能清晰地看到这八个苍劲的大字。多年后还能看到它的风采,随着岁月的流逝,现在已看不到它的踪影了。

九、严厉而慈祥的父亲

全家在张花村居住的时候,我还小,没有上学。那时,父亲经常带我去学校,到他的课堂,吃他灶上的饭。父亲供应的粮本就不够,还要让我吃饱。课余时,父亲拿出他用毛笔写好的拼音和汉字卡片,教我识字。不到上学年龄,我已学会了不少字。父亲爱我,也惩罚我。

一次,我从学校偷偷跑出来,到学校附近的水塘耍水,不料被他的学生看见告知了父亲,父亲二话没说,跳进水塘,将我按在水里,淹的我头晕脑胀,直吐口水,后来再不敢独自耍水了。

回到老家后,我也是个顽皮的孩子,好扔石子,不仅远,而且准。那时,邻村的孩子们经常互相“开火儿”,一有战事,我总是一马当先。村西有个油糕铺果园,虽无人照料,却每年结果不少,快成熟的时候,我们就去吃,而果树又粗又高,只好扔石子往下砸,掉下来的果子虽伤痕累累,面目全非,仍无限吸引着我们贪吃的口水。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正狂抡石头砸果子,不料头顶上方飞来一把小锄,只见父亲边喊边追过来,我也没想到父亲就在附近的田里劳动,一时吓得拔腿就跑。晚上回到家,被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

我二十出头的时候,在本村卫生所卖药。时值农历正月二十八,村里赶庙会唱戏,戏场在村西。晚上,我锁了药房门和大门,赶往戏场看戏。戏还没完,我忽然想起药店里的炉火需要加添,我那时住在药店,就独自回去添火。正准备返回戏场时,忽然发现收银员的抽屉被撬,抽屉内一无所有了,而我卖零散药收钱的抽屉却安然无恙,我顿时吓蒙了,一种被冤的感觉袭上心头。我急忙锁了门,赶往戏场,找到医生反儿叔和兼任会计的韩旺叔说明此事,可还是有一种被人当贼的心情使我惶恐不安。父亲知道此事后,怕我想不开,耐心地开导我:只要没有自盗就身正,父亲信你。简短的安慰,给了我很大的勇气。真是知子莫若父。

父亲的慈爱和严厉一直伴随着我成长,使我永远怀念他。

十、父亲讲课

父亲没有教过我,也未能真正领悟到他的讲课风采。

在我当民办教师时,我曾听过他的一次讲课,就谈一下我的感受吧。

那是他的一次公开教学课,全公社各校的有关代课教师参加,座无虚席,记得他讲的是一篇论文《华国锋同志是我党当之无愧的领袖》。

当父亲健步走上讲台时,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父亲转身工整地写下了课文题目,然后像一位成功的演讲员那样,滔滔不绝地论述,不时拿出彩色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关键的字词,在我当时看来,东一字,西一词,板书有些乱。接着,生动的语言,条理的分析,有力的论据,从华国锋同志由地方到中央各级的工作经验、从人品到政治思想的成熟……再到伟大领袖毛主席为他亲书“你办事,我放心”的肯定,足以证明了“华国锋同志是我们党当之无愧的领袖”的结论。到最后,一幅完美绝伦的板书展现在我们面前,令人震撼,使我从内心升起了一片敬佩之情。下课铃响了,父亲鞠躬向师生致谢走下了讲台。

后来,我又听过他的一次私下课,记的讲的是小说《红岩》中节选的一段。课文内容是讲江姐在重庆渣滓洞国民党监狱中准备赴刑场前的一段内容。父亲先从人物肖像描写入手,从江姐的容貌和衣着,到江姐用布包好姐妹们共同缝制的五星红旗,庄重地交给狱中的同志以及江姐就义前静静地坐在桌前,耐心地精心梳妆打扮,一静一动和内心活动的分析,无不层层展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临危不惧、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父亲育人的道理,大都融入到课文当中,起到了时半功倍的效果。

父亲是个多面手,各科都能拿的起,尤其小学数学。他一生从事教育,可以说桃李满天下。

后记

每当我提笔写下怀念父亲的点滴往事时,总觉得父亲就在我的身旁,止不住的泪水就会夺眶而出,模糊了我的眼睛。所以,文中会出现不少错误的地方,影响群友们的阅读,望谅解。祝大家春节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谢谢!

                     

                          201624


张文泉:忆父亲张爱德的点滴往事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附图1:张爱德夫妇合影
张文泉:忆父亲张爱德的点滴往事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附图2:年轻时的张爱德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