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2016-12-09 12:1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五)

吕保国


五、红色沃土

东社古镇,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这片古老的厚土,由于其独特的地理区位,不仅促成了她在明清、特别是民国时期的商业辉煌,而且使她成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的红色沃土,具有悠久的革命斗争历史,坐拥数量众多的红色史料和旅游资源。

吕梁山,就像横亘在山西西部的巨大阶梯,迈过它,就从富饶肥沃的晋中平原,上到了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是太原盆地进退可据的天然长城。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阻敌西犯、保卫延安的一道坚强屏障,是晋绥抗日根据地的大本营;解放战争时期,是党中央和西北野战军部队转战陕北的巩固后方,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东社古镇位于吕梁山东麓、晋中盆地西缘,正位于晋中平原进入交城山及其吕梁山的入口和交通要道处,进可扼制平川,退能凭险据守,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如果把地形比喻成一座中国典型四合大宅院的话,那么进山口开栅镇就是大宅院的栅栏和院门,山环水绕的武元城是它的掩壁,而东社古镇就是进入内院核心的大垂花门,人们从此进入全宅主院,并且内院呈两组并列形式(中西川和西冶川),每组内院又是多进院落,庭院深深;如果把此处比作人的身体的话,那么开栅就是人的嘴巴,而东社古镇就是进入人体心脏的咽喉。(图1-36,图1-37)

东社古镇及其截岔地区在很早以前便有军队驻扎,于是便留下了堡则梁、营房上、烽火台这样的地名。即使在解放后,1969年“备战、备荒”时山西省军区的大后方315基地也建在截岔地区野则河、南沟村,西社建有巨大的战备山洞,《山西日报》社建在米家庄榆皮沟,足见其重要性。

自古以来,特殊的战略位置,险要的山形地势,必然会有烽火硝烟相伴随。

(一)红军东征,开仓济贫

1936年红军东征,3月20日夜,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3000余人在徐海东指挥下猛攻交城县城未果后,经开栅镇进入交城山开往兴县。3月21日(农历2月28日)进驻东社三天,宣传抗日思想,筹集军资,开仓济贫。

关于红军在东社活动情况,张进才在他的《红军在东社开仓济贫目击记》中有过详细描述。

红军进村后,纪律严明,住在粮店、学校、当铺以及大户人家。他们都是大约二十岁上下的小青年,多数操南方口音,身着深蓝布衣服,人人扎裹腿,背斗笠,戴八角帽,上缀有用红布剪成的五角星。有的背枪,有的背手榴弹,也有背着用红布缠把柄并带穗子的大砍刀。红军在街上或逢人宣讲,或张贴标语,宣传抗日,停止内战,每条标语落款都为“红军宣“。他们打开”公聚成“大粮店,动员百姓领粮,大力宣传”开仓济贫“。

刚开始,从外躲避回村的人们谁也不敢去,即使是饥饿不继的穷人,也徘徊不定。红军看到老乡们有思想顾虑,就主动扛粮给人们送去。天气渐渐黑了,去粮店扛粮的人才多起来。先是本村人去,后来周围村里的人也来了不少,有的外村人没口袋,便担上箩头踩住担。红军见一些老弱者,就主动替他们把粮食背回家去。

3月24日,红军离开东社镇,兵分两路,沿中西川、西冶川继续前行。

尽管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但红军爱护民众、秋毫无犯、宣传抗日、打富济贫的行动,唤醒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救国热情,开阔了视野,懂得了些许道理,奠定了东社古镇及截岔地区以后抗日团体、晋绥八分区在此进行革命活动期间,得到支持、帮助、参军参战、甚至流血牺牲的思想基础。

关于红军东征在东社,在村中还留下两则故事:

红军走后,公聚成粮店到县官处起诉,说东社有二人,友三儿和猴三儿带红军去抢粮,还挠(扛)的梯子,因为当时的粮店大门紧闭,围墙很高,还有专门用作防卫的甬楼。粮店将两人捆绑上到了县城,县官审判时说:“共产党让他们庶民百姓扛梯子,他们敢不做?叫我扛我也得扛!“,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红军走后,阎锡山的军队跟随而来,他们在东社征得民夫和牲畜,强迫协助他们紧紧追赶。据一民夫回忆:阎军抓住两名红军小战士,将他们活埋,但年龄只有十七、八岁的红军小战士临危不惧,骂不绝口,直到牺牲,共产党人的精神、胆量和勇气真让人叹服。

抗日战争爆发后,东社古镇及其截岔地区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先后成为接敌区、敌占区和解放区,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并从这里走出了一大批党、国家的领导干部和英雄儿女,还有不少烈士埋葬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

(二) 震惊山西的“东社事件”

1937年11月初,日军进攻太原和交城,政府、军队、社会团体、民众纷纷西撤,一时间横穿东社古镇的官道上,车辚辚,马萧萧,或驻留或经过,各种力量在东社粉墨登场,相互角逐,古镇成为各种政治力量斗法、较量的舞台。

当时,本应按阎锡山命令守卫太原城的35军72师424团团长赵霖率团临阵脱逃,于11月8日退入东社古镇驻扎。赵霖为扩充实力,占山为王,将转移至东社及附近的交城县抗日游击大队(刚刚组建)、成成中学师生游击队、牺盟会太原中心区等人员强行收编,自称为师长,师部设在村中心聚祥永粮店。

经过周子祯、刘墉如、杜心源、宁德青、王庆生、慕湘、赵向荣等人与赵霖部半月多机智勇敢的说服、谈判和斗争,加之当时共产党和阎锡山团结抗日的大环境,不仅安全脱逃,而且还带出了阎军张亚光、郑逵的两个团到达离石。

张、郑团脱离赵霖的消息也很快被阎锡山得知,他向山西的中共领导和程子华要这两个团归还他的建制,张、郑执意不肯。为了维护刚形成的统一战线新局面,以利争取阎锡山继续抗日,战动总会领导反复说服他们归还建制,并为他们举行了送别宴会。

这年12月,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邓小平在离石马茂庄指导工作时,战动总会领导对他谈起了“东社事件”,他非常高兴地说:“赤手空拳带出两个团,这个功绩很大。”

“东社事件“发生后,战动总会程子华迅速将此事通报了阎锡山,阎迅速作出指示,派骑兵第一军一师师长彭毓斌(晋绥军骑兵将领,缓远抗战的五个民族英雄之一)率一、二、三团星夜兼程赶赴交城东社古镇一带,处理事件,狙击日军,一直到1939年5月左右。

我村村民魏振国的回忆录中作了详细叙述:

”农历十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和晚上,尘土飞扬,人喊马叫的骑兵塞满了东社镇街巷,忙着号房驻宿。这些骑兵一个个雄武,头戴大风皮帽,身穿灰色皮袄皮裤,骑着各色的战马,在马上右手提着缰绳,左手胳膊弯挂着步枪,有的挂着轻机枪。两腿紧靠马肚上,双脚套进足镫。战马的全身热气腾腾,浑身马毛都成卷皱的花纹,可想而知,这许多的战马走了不少路程。夜晚停止了喧嚷,骑兵的司令部驻到东街解士魁家大院。骑兵彭师长当夜下令各部骑兵做好准备,天不明就将赵霖的司令部包围。次日早晨,我见聚祥永粮店大门口,迫击炮十几门并排停放在街上,四周兵士如云,枪炮如林,真是戒备森严,街上各路的流动哨骑兵,一手提着冲锋枪,往来穿梭,见老百姓忙喊快快回去。彭师长通知赵霖到骑兵师部谈话,赵霖看此局势,插翅难飞,不得已随两个士兵,共赴师部。刚到骑兵师大门口,就被两个士兵扣押,武器没收,随即在院内把赵霖的罪行宣读示众,赵霖一一承认。他的罪恶严重,被判处死刑,最后他请求给他一副棺材,上午十二点执行枪决。下午我到东街观看,赵霖已装入棺材中,停放在打谷场东。后来,赵霖就埋葬在东社镇村东打谷场东山根底。“

自枪毙赵霖之后,骑兵司令部就迁移到西街聚祥永大粮店,每日夜晚师部无线电发报。农历十一月的一天,彭师长召开群众大会,会场就在当街戏场院。

以后骑兵就在交城山区截岔一带驻防。前方骑兵驻军北峪口、崖底村,后防骑兵驻军水峪贯、青沿、鲁沿村,以及沿路大游底、河底、横岭、南堡、曲里、阳湾、塔上、西社、沙沟、大岩头等村,成千上万的骑兵驻扎。“

《战略网》上“‘交城东社事件’的始末“,《红潮网》”周子祯将军,成功平息交城‘东社事件’”都对发生在东社古镇的此事件作了记载和描写;事件亲历者、著名作家慕湘创作的小说《满山红》也根据此事件作了还原和回忆;由电影频道节目中心摄制的数字电影 《成成烽火》共有10部,其中第3部《成成烽火之沙沟事件》即讲述“东社事件”的发展过程。

(三) 抗日救亡统一局面的活跃基地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陷,11月13日日军清田、福田部三百余人占领交城县城。

1938年2月12日,日军109师团占领开栅镇,15日占领文水县城。平川区域相继失陷,日军控制了晋中平原与交城山区的联系,截岔地区成为敌我斗争的前沿阵地和接敌区。

在这种特殊的条件和环境下,东社古镇及截岔地区驻扎了阎骑兵第一军一师彭毓斌部、战动总会游击第一支队、牺盟会、决死队、工卫旅、120师工作团等,组建了交城县抗日政府、文水县抗日政府等地方政权,宣传抗日思想,发动发众,组建地方武装,狙击日军,东社古镇成为晋绥抗日根据地的前沿屏障,也成为抗日救亡统一战线的活跃基地, 一直到1939年下半年的“晋西事变”发生。

1937年12月,经战动总会武装部长程子华推荐、第四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武灵初批准,交城县抗日政府在东社古镇关帝庙成立,由中共党员常芝青同志担任县长,司正卿任秘书长,下设民政科、财政科、教育科、司法科,各科设科长、副科长各一名,科员三至五名。政府成立后,开展抗日宣传,发动群众参军、送粮,维护社会治安,收缴土匪、溃兵武器,组建了100余人的游击队伍。后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于1938年6月左右撤除。(图1-38 )

1938年4月,文水县抗日政府在米家庄村成立,顾永田任抗日政府县长,但长时间在东社古镇驻扎活动,县政府驻地张氏拔贡户房(赵宗仁当铺对面),领导文水县抗日斗争,惩治汉奸,直到1939年下半年。据《文水县抗日纪事》记载:“1938年7月,县政府通过自愿报名方式,招收了部分青年农民,在交城山西社镇举办了农救会干部训练班。此次训练班共有四、五十人参加。县长顾永田兼训练队长,指导员岳生贵”;“8月,由县长顾永田、教育团团长李生华主持,在政府所在地交城县东社村首次集训了教师,共计80余人参加。会议学习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研讨了实行抗战教育的方针政策,坚定了广大教师的抗日信念,振奋了民族革命精神,同时组建了本县‘教师抗日救国会’组织“。

山西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简称战动总会),1937年9月20日在太原成立。1937年12月,在东社古镇组建战动总会游击第一支队,周平任支队长。1938年元旦正式组成战动总会抗日游击第一路纵队,纵队下辖五个支队,其中第一支队驻扎东社古镇,队部天主堂(图1-39)。1938年3月,阎锡山强夺战动总会对武装力量的领导权,将游击支队改编为山西保安二区8个游击支队,其中保安一支队驻扎于东社,程子华兼任支队长,周平任副支队长,后任支队长。在此期间,周平率领一支队先后率队积极捕捉战机,主动袭击太原、晋祠、清源、平遥、祁县、交城、文水敌人。9月12日,在太谷县北洸村袭击敌人时,周平支队长光荣牺牲。1938年10月,保安一支队先后从东社古镇转移,离开交城,会师五寨。

山西工人武装自卫旅(简称工卫旅),10月下旬撤离太原,到达交城短暂休整,11月初经汾阳到达中阳县进行整编。1938年3月底工卫队返回交城,进驻东社古镇一带,旅部驻米家庄,21团团部驻西社村,下属四个营,大约有1500人左右。在21团政治部的领导下,有一个宣传队,大约20多人,其成员多为妇女儿童。她(他)们演话剧、唱歌曲、说快板、相声,做宣传演讲,散发油印宣传品,发动民众。宣传队工作组进驻东社村五人:冯俊华、杨秀章、刘佩英(女)、郭金彩(女)、王宝书(女),住在张福院(图1-40),帮助村里建立青年自卫队、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团体,开展各项抗日救亡活动。早晨出操训练,白天儿童团手握红缨枪放哨查路条,夜间自卫队员紧捉大刀站岗查汉奸,鸡毛信、信息树等沿村疾转散播,妇救会慰问伤员做军鞋。每晚工作组举办抗日夜校,宣讲抗日道理,学唱抗日歌曲,特别是王宝书演唱的《松花江上》把村民们伤心的流泪。一直持续了三个多月时间。

1938年5月,工卫旅在西社村办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教导队,由21团副团长李子丰兼任队长,政治部主任侯俊岩兼任指导员,学员共约150多人,其中有我村张进才等人,教员有侯俊岩、康永和、李明、王景仁、高首善、卓雄、周子祯、李子丰等。程子华于七、八月间经过这里时,在西社村的众神院庙里给团的军政干部和教导队的学员做了一次题为“广泛开展游击战争”的报告。工卫旅22团就是在这一期间的几个月内建立起来的,第二营从营长到连排班长和战士都是截岔和边山一带二十多个村庄的自卫队的队员集体参军组建的,其中青年农民和学生居多数。1939年工卫旅已发展到21、22、23三个大团,8月21日21、23团离开截岔地区,北移岢岚县等地,22团仍留截岔与决死四纵队参加了反顽斗争,1940年4月与22团合并为21团后,返回交城。1942年1月工卫旅全部到达兴县集中休整。

工卫旅在东社古镇及截岔地区活动四年多,放手发动群众,组织武装群众,造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全民抗日局面;开展山地游击战,打击平川敌人,消灭顽固势力,开展反“扫荡”;村民纷纷出粮出钱,送子送郎参加抗日队伍,以实际行动支持参加抗日斗争,为建立和巩固交城山抗日根据地作出了贡献。

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四纵队(简称决死四纵队)正式组建于1938年3月,之后,刚刚成立的决死四纵队的民运工作团(亦称政治工作队)及其他所属部队先后来到交城截岔等地。决死四纵队在东社古镇一带,发动和组织群众,扩大敌后抗日武装力量,坚持敌后抗战;1938年10月,在大岩头村组建决死第四纵队游击第六团。1939年9月,在塔上伏击抢粮敌人,并袭击东社、西社来扰日军;1939年11月16日(农历九月二十五)晚上,驻宿东社古镇的决死队34团七连,次日拂晓遭到开栅驻敌包围,在卧龙山上展开激战,损失不小。四纵队在交城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等,在抗日战争初期,对创建交城山抗日根据地,发挥了积极的重要作用。1939年12月,决死四纵队在交城山参加了“十二月事变”,而后整体撤离截岔地区及交城。

1939年底至1940年初,阎锡山发动了以消灭决死队为目的的“十二月事变”,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局面破裂,经双方谈判,1940年4月24日达成协议,双方以汾离公路(现307国道)为界,划分了新旧军的驻防区,公路以北为八路军防区,新军(决死队、工卫旅、战动总会等)正式并入八路军建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了晋绥边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并不断发展壮大。

(四) 东社古镇沦落为敌占区

1938年2月13日(正月十四)一早,日军空袭东社古镇,炸毁东头戏台和骑兵战马、民房等,晚日军炮击进攻边山,向交城山区进犯,2月16日(正月十七)进入东社四天四夜,峰峰峁、堡子梁头炮声隆隆,日军枪杀李万富、盐房老武、郝赖儿、代同四、当铺郭登年、任达义、郝恩魁父亲、大岩头印花三等人,打伤杨国彪等,并烧房毁屋,强奸妇女。其后,日军不断扫荡交城山区,实行三光政策。1939年1月26日(农历腊月初七),日军炮击东社古镇,炸死炸伤多人,炸毁民房多处,进村后又杀人放火,烧毁民房100多间(包括城隍庙),抓鸡宰牛,践踏青苗,损失残重。1941年1月3日,“南沟惨案”发生,日军将村民集中于南沟村张仁忠正房内,放火焚烧,机枪扫射,吞噬了64条人命,犯下了滔天罪行,惨绝人寰。

日军1939-1940年集中兵力对截岔地区及交城山发动了定期或不定期的全面扫荡,实施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和特务相结合的“总力战”,施行一次又一次的强化治安。1940年2月11日,在“田家沟战斗”中晋绥八分区专员顾永田(原文水县县长)英雄牺牲。1942年2月28日(农历正月十四),交城县六区召集干部在桃沟开会遭敌袭击,损失残重,区长郭良被俘,李重英(女)、林泽、孙凤高(东社村人)、张继孔等相继牺牲。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我各抗日队伍相继撤离东社一带,日军于1941年底占领了截岔地区,并在古镇扎下了据点,阻断了平川与山区、中西川和西冶川的联系,并作为扫荡山区晋绥八分区抗日根据地的大本营。交城县抗日政府被迫分割为交东、交西二县,对敌斗争环境日趋恶劣。

日军占领东社后,在古镇东头驱赶走居住的百姓,建立“城城”据点,并在卧龙山堡子梁头砌筑碉堡(图1-41,图1-42),经常有30-40人驻扎。在村周围建立四个炮台(孟只院、南场儿、西社路口、孤神庙上),迫使村民在村边砍枣树、挖壕沟、打补墙(围墙)、筑铁丝网,使东社成为封闭固守、戒备森严的场所;而后建立伪政权,在东社设第三区公所(关帝庙)、维持会、新民会(关帝庙高等小学院内)、警察所(解先祠堂)、警备队(杨家大院)(图1-43)、村公所等,连戏场院餐馆都改名为“新中饭店”(现郝继敏宅处);建立自卫团,昼夜站岗放哨,清查户口、发放“良民证”,大肆查捕我抗日人员,命令截岔各村,每日送情报一次,如有违反,以私通八路问罪;全村封闭后,只留东门一处(东观音堂南)(图1-44),西头石坡儿上的村民田地近在眼前,也得绕远从东门出入,不然就要惹祸。村民进出东门,必须向日军士兵点头行礼,否则就拳脚相加,经常受气;日本人向维持会要民工、要粮食、要蔬菜、要柴火、要木炭、要饲料、要女人,逼得截岔各村拆民房、毁庙宇、砍树木、损青苗,穷于应付,逼得妇女擦黑脸庞、弄乱头发、躲在屋里,建在山上堡子梁头的碉堡要民工开辟道路,每天有两个人负责往上担水,即使数九隆冬也要让担水人先喝上两口,看是否有毒;日伪人员还在古镇设置监狱,关押、枪杀我抗日工作者和无辜村民,在村里安排澡堂妓院,欺凌妇女,弄得全村胆颤心惊,鸡犬不宁,整整三年全村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倍受煎熬。

图1-36 晋中平川进入吕梁山的交通要道和武元城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7  截岔盆地山形地势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8  关帝庙,交城县游击政府在此成立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39 天主堂现状,原周平支队长率保安一支队在此居住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40  张福院现状,原工卫旅宣传队驻地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41 堡子梁头敌碉堡踪迹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42  堡子梁头敌碉堡壕沟遗迹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43 杨家老院现状,曾为伪警备队驻地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