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2016-10-12 10:1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交城县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
(十三)
吕保国

6、磨房建设
中国自汉代发明水力磨房以来,最初的拥有者是皇室及豪门贵族和寺庙,直到宋、明、清时期,才使水磨的应用真正进入寻常百姓家。
即使这样,在清代至民国到解放初,水磨在截岔地区农村绝对属于比较“高大上”的设施,尽管文峪河畔有合适的地形和水流,建造一座磨房却实属不易。在旧时,拥有一、二座磨房对于一户家庭来说那是丰厚的家产、富裕的象征,可以足足让子孙自豪几十年。
过去建造水磨是一项大工程,要引水开渠,要补偿占地,要建造房屋,要购置安装设施等,仅凭一己之力很难完成。开始时只好通过集股筹资合建,而后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再独立建设经营,经济条件好的才可能自建。
东社村民国时期拥有的三座水磨房即郝海珍磨、晋渊磨和解士魁磨先后被洪水冲毁,加之其后东社被日军占领,人民生活贫困,一直再无建造。
解放后,在人民公社化时期,为了解决村民的粮食加工困难和不便问题,东社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期先后拦河纳水、挖槽开渠,建设了两座水磨房,均位于村庄南侧文峪河河滩上,村人称其为上磨房和下磨房,都为二合磨,两者相距230米。
(1)、磨房渠
村人习惯所称的磨房渠即为磨房的引水渠。新开凿的磨房渠基本为乾隆年间始凿的引水渠走向,从文峪河塔上沟口对面(即东社到塔上桥北)上游处取水,沿上塄底东行,经道路小桥从原耀辉选矿厂拐弯折向东北方向,再沿江只地到上磨房。上磨房出水经泉泉水到下磨房,其出水再走牛角湾、下营房塄底、龙尾沟口入文峪河。
磨房渠全长约1300米,宽1-2米,深1-2米,北侧靠上塄底,南侧为凿渠挖出的余土筑堤,堤顶为小路,宽度约1米左右。
在上、下磨房上游南侧均凿有退水支渠,以在磨房淡季、检修等期间排除余水。退水支渠长约60米,宽度和深度均为1-2米。
磨房渠取水口最初设在现耀辉选矿厂处,后由于经常塌坝,不得已移到上游新峰水泥厂外。
那时候河滩200多亩稻田大都也是使用从磨房渠引来的文峪河水浇灌。
磨房渠当时对于东社村农业生产和磨房的正常运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由于河流污染、挖砂毁地等,作出过重大贡献的磨房渠也于2004年从上游开始渐渐被填埋湮没。
(2)、上磨房
① 概况
上磨房位于石磊渠下游,距村中心戏场院约550米,南北长30米,东西宽25米,占地面积658平方米(折0.99亩)。由磨房、炒房、仓库、厕所等组成。
上磨房建筑总面积249.7平方米,其中:水磨房六间,面积135平方米;炒房2间,面积32.2平方米;库房5间,面积82.5平方米。均为砖(墼)木结构,青瓦屋盖。
上磨房为二合磨,靠右一合磨村民推白面,靠左一合磨则加工炒面、玉米面、红面等,除此外,还常年为原东社粮站加工粮食等。由于张春安的坚持保护,至今东侧磨盘、磨轴仍保存完整,只是磨轮已损毁。
上磨房于1960-1962年新建,上世纪80年代初停用,后碾过石棉,做过粉房(张同喜、张春安)、醋房(冯君义、张贵等)等,现今还保留,但已破旧不堪。
② 建设时间
村人大多回忆在1960-1962年,但到底是哪一年,都不确凿。
据已故的解德增介绍,他参加了上磨房的新建。具体那一年他记不清,但他记得修建时正吃大锅饭,生活非常贫困,人家外村大师傅吃白面揪疙瘩,其它人吃无粮炒面(用玉米棒和红枣搅拌而磨成的炒面)。按此说法和困难程度,应该是在1960年。
根据张金钟提供的原东社村会计闫保辉笔记本记载,1960年大队才开始有了磨房收入。1960年磨房收入170.40元;1961年305.88元;1962年4435.19元。由此说法,应该是在1959-1960年。
而更多的村民说,上磨房是张添亮刚返村当书记后,那就到了1961年底和1962年了。
但到底是哪一年,还需进一步核实。
据老人们介绍,修建上磨房时东社村还没有敢上手的大师傅。瓦工是沙沟村蛇三只、煤炭四两人,木工是大游底村游万富和米家庄村任高善,东社村武三儿、解德新、解丙吾、解德增等参加的人全为帮工。但这也为后来建设下磨房学来了手艺,奠定了基础。
据村人讲,民国时期在截岔地区很有名气的木工叫杨南,南方人,技术精湛,很多磨房、较大规模的建筑都是由他带领完成的。
③水磨房构造
水磨房长17.5米,宽7.70米,建筑面积135.75平方米。五间,从北到南开间分别为3.0、3.2、4.2、4.2、2.4米,北端为管理室,依次为公共室、磨室、磨室、附属用房。磨室开间较宽,为4.2米,磨盘、磨轮、磨轴位于磨室中间位置。管理室里布置有火灶、土炕、烟囟等生活设施。
水磨房为二层结构。一层两磨室下为石拱券结构,内置磨轮、水槽、磨轴等设施,其余均为干砌片石基础;二层为磨室,安装磨盘、水箩等设施,还有管理室、公共室、附属用房等。
水磨房二层层高2.6米,中脊高4.2米;一层层高约4.0-4.5米,石拱券宽3.3米,券高1.5米,其下直线段高约2.0-3.5米。
磨房为当地流行的四明房结构,砖(墼)木结构,即房屋四角和柁子(梁)两端支承处砌筑砖柱,其余墙体采用土墼填充,木屋架,青瓦顶盖。
角柱采用砖砌,尺寸为500*500毫米;墙体采用土墼堆砌,土墼规格350*220*60毫米,顺丁搭接,墙厚500毫米,内外抹面。
磨房内地板除打箩场地为木铺地板外,其余地面均为条石。磨室之间分隔为木隔栅。
磨房处于河滩,地基为砂砾石地层。由于地下水位高,据解德增讲述,地基沙层较厚,砌筑石基础时在水潭中施工。
④水磨尺寸和构造
现存水磨除磨轮外基本完整。
有两个磨室,每个磨室长4.2米,宽6.7米,面积28.14平方米。
上下磨扇直径1.15米,两磨扇均为15厘米厚。
上磨扇侧面凿有四个窟窿,用四根铁链吊挂在顶头的木梁上,木梁两端支承在两开间之间的柁子(主梁)上。侧面还有一个窟窿是固定上磨扇用的。
上磨扇上的磨眼直径为15厘米,位置在磨扇中心外侧一段距离处,磨面时上置一木制漏斗进料。
上下磨扇间有叫“磨不几儿“(肚脐)的构造衔接,以防止磨扇之间的水平位移,即下磨扇磨面正中心固定一木制或铁制的突出短棒,上磨扇磨面正中心有一凹孔,短棍插入凹孔中。
下磨扇随磨轴转动,外侧木制存面盘宽28厘米,厚5厘米。
据村人讲,刚开始磨盘是从平川地区拉来的,后来的磨扇一般来源于附近苏家岩村,为硬质砂岩。
下磨扇底部用Y字形支墩(木头圪杈儿)支承,厚20厘米。支墩外端高,里侧放置下磨扇处下凹,槽深10厘米。为了便支墩和磨扇之间衔接紧密,同步旋转,在磨扇外端与支墩凹槽端相接处,直接使用木楔子填充固定,村人叫“bai楔子”。
磨轴直径25厘米,圆形,磨轴顶部与磨扇底部支墩相接,为方形,也是使用楔子挤密固定。
磨轴穿过地面窟窿处装有四个“木楗“即木楔,主要作用是防止磨轴及其磨扇倾斜,同时为了减少磨轴的磨损。
磨轮直径为3米,水磨房水落差为3-4 米。
水磨房中设计最精巧的是打箩的装置。打箩的动力来自小水轮,由一倾斜的小流槽将水引至水轮上,水轮转动带动转轴旋转,而使转轴顶部的不赖儿(曲杠杆)作水平圆圈状运动。将水箩套在不赖儿上,箩便会随着左右摆动,叩击两侧的木桩,发出“叮挡!叮挡!”的响声。
转轴直径约10厘米。
打箩流槽进水的水量大小可自由控制,灵活启闭,因为水量大,不赖儿旋转速度快,人捉不住;不赖儿速度慢,箩面进度便不快。
打箩进水控制由室外的木闸板和拉绳组成,可在室内人工控制。拉紧绳子,进水闸门底部便朝向迎水方向开启,拉的越紧,水量越大,调整好水量后可将绳索固定保持;打箩完毕,放开绳索,进水闸门由于受水的冲刷,便会自动复位关闭。
⑤炒房和库房
上磨房建一炒房,专门用于炒面原料(玉米、黄豆、莜麦、大麦等)的炒制,而后将炒好的半成品运往磨房加工成面。
炒房为两开间,长6.7米,宽4.8米,建筑面积32.2平方米,高2.6-3.3米,前低后高。也为木构架、砖墼结构。
炒房内安装一磨坡(倾斜)的大浅铁锅,底侧可填加燃料加热。锅上部吊一木制刮子,炒制过程中用于将原料搅拌均匀,防止炒焦。
刮子很轻巧,有二寸宽,一尺来长,两头尖,使用很便利。
原来炒制过程中,人们使用在原料中加沙的方法,后由于炒料爆花后会掺入沙粒,影响炒面质量,后改为加入黄土。
仓库共五开间,长16.5米,宽5.0米,建筑面积82.5平方米。
(3)、下磨房
下磨房位于上磨房东侧、牛角湾渠下游,距村中心戏场院约520米,占地约400平方米(折0.60亩)。1964-1966年新建。
下磨房的建筑结构同上磨房完全相同,是上磨房的复制品,同为二层,也为五间,二合磨,建筑面积135.75平方米。主要用于村民磨面,但没有加工过炒面。
下磨房的建设即完全由东社村人独立完成,瓦工主要是解德增、解德懿、解德新等,木工主要是张诚俭、张富等。原准备在其下游建,由于落差不够而移至现址。
期间,70年代初,东社大队还曾在下磨房办过造纸厂,用当地的麦秸和稻秸生产草纸,将磨盘改造为水碾;后又加工过石棉、办过化工厂(郝立业)、个体造纸厂等。
下磨房于80年代初停用,1990年后还做过鸡场(贾建强)、羊场(杨润年、冯君义、解占牛)等。
1989年,下磨房由于被水库淹没,房屋破裂倾斜,被迫拆除。
7、磨房管理
夏收、秋收后、春节前是东社水磨房最繁忙的季节,来磨面的老乡络绎不绝,需提前预约排队。当时还有外村人来磨面,黄崖、圪洞坡村的较多。
那时候,水磨房是村子里较热闹的地方,村民或肩挑背扛,或骡马驴驮,或平车拉运,粮食桩子排成了长队。自然水磨房就成了村民们的集散地,谈闲说事,水磨周而复始,生活故事也在这无尽的水声中延续不断。
磨面的日子,女人们先在家中将粮食中的杂质捡拾干净,再将粮食反复淘洗,最后在太阳下晾晒等待上磨。磨面时,人们总是就手将磨好的面粉在水箩上进行箩筛。通常,面磨完了,这边也都箩好了。来时是粮食,走时是面粉和喜悦。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集体化时期,磨房由大队统一管理。上磨房管理人员为张根舍、解林只(丁卯儿父亲),下磨房管理人员为王来维、刘二成。
磨房管理人员的责任包括安排村民磨面顺序;粮食的称量、登记和加工费收取;冬季的除冰(主要是流槽和水瓦等处)、夏秋季的纳水和退水;磨盘、磨轮叶片、磨轴、进泄水闸门的日常维修保养;磨房的日常卫生管理;需大队投工帮助的及时反馈等。
最忙的季节,水磨24小时不停转,大约一个月磨盘原有的槽就几乎磨平了,每隔20多天就要请石匠锻磨。同时,磨房也要准备存放调换的磨盘。
请来老石匠,掀翻磨扇,把磨扇的磨齿一锤一凿重新錾深。老石匠左手握钎,右手持锤,锤敲钎行,钎动齿新。钢钎在磨齿里往前动三下,往后拉一下,“咣咣咣——哧”、“咣咣咣——哧”,和着原始美好的节奏。
东社村盛产小麦,早晚餐均为炒面,祖祖辈辈都靠水磨房来磨面。饱满厚实的籽粒缓缓淌进磨眼,经磨盘的碾压和水箩的荡筛,便成了雪白的面粉供人们食用。磨房主人靠收取粮食加工费生活。靠着水磨,主人家的日子过得比较富足。
旧时到后来,加工费都有一定的规矩和习惯,但比较灵活。有时从磨房的面粉或麸皮中留一些作为酬劳,后来便收取现金或记帐等。
目前来看,还没有政府按照水磨等级收税的证据,不知有否?特别是民国粮食加工兴盛时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磨房为集体修建,村人磨面加工费较低,一般为每100斤小麦0.50元左右。
8、难舍的水磨房
流水潺潺,文峪河将东社村的庄稼滋养得枝繁叶茂,更推得水轮磨盘不分昼夜地飞转。水磨的大规模发展,在当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带动了各种手工业和商业的兴盛,成就了东社镇的辉煌历史,至今老人们还在津津有味地诉说当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电力磨面机的逐渐兴起和普及,打破了东社老百姓几百年来的水磨磨制面粉的传统,水磨房陆续完成了其沉重的历史使命,功成身退。
1982年,农村管理体制发生变化,由原来的大队管理变更为小队管理,一队率先购置了电磨,首开了东社村用机器磨面的历史。旋即年底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电磨由张同喜、马崇林等承包经营,后干脆销售与马崇林成为私有磨坊。其后,张万利、曹国保、张国楷、吕庆中等先后都开设过小型电磨坊。现在村内小麦也不种植了,日常生活也和城里人一样直接购置成品面粉,省却了加工程序。
当年用水磨磨出的白面没有漂白和加香处理,也许比现在黑,但做成面下了锅你就知道了,汤不易稠,水不易沸,捞到碗里爽滑筋道,吃到嘴里清香四溢,自是别有一番风味。
现在村民们偶尔谈论起水磨,还很留恋,总是不停地说:“电磨面不如水磨面细腻,电磨面面粒大,不如水磨面吃在嘴里柔软,有面味”、“现在粮店的面白,但就是不如原来水磨的吃香!”
但说归说,谁也不想再回到原来的那个时代了,毕竟电磨节省了劳力,减轻了劳动强度,加工速度由水磨的每小时50-60斤提高到小型电磨的200-300斤,如果是大机器电磨那效率更高。由石磨到水磨,再到电磨,那是一个时代进步的分界线和发展阶段,这实实在在的文明历程,老百姓感同身受。曾经离不开的水磨房,已经被飞速发展的时代遗忘。
几百年来,水磨由繁盛转而式微,电磨的兴起,让昔日热闹的院落渐渐归于平静,以令人伤感的速度,退出了人们的视野,渐行渐远。东社村下磨房的踪影全无,只有古朴老旧的上磨房还歪歪斜斜地立在那儿,仿佛在回味着昔日的辉煌。磨房更多的成了东社村人们的集体记忆和精神家园。
水磨作为当时农产品加工的重要工具,古老而厚重,简单而恢宏,它既是古老的生产、生活工具,也是体统的民俗文化象征,承载着难以言数的珍贵历史信息、科学价值、艺术品位以及浓郁的人文情怀。
古老的水磨房,不仅是依水就势、巧借自然、融汇古今的独特的人文景观,而且也赋予了乡村以灵性和生命。
日夜不停流淌的河水不只是冲击着水轮在周而复始地转动,和它一起流淌的还有沧桑的岁月、艰辛的生活。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都比较困乏的年代,宁静的乡村生活因水磨房的存在而不再单调,那水盘水磨始终守着乡亲们艰难而细腻的生活,让他们尝到了熨帖和温暖。这里的人们与水磨休戚与共,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水磨文化。
对于家乡而言,水磨房曾是它朴素的心脏:错落的民居、古老的磨房、平静的河水、肥沃的农田、茂密的果林构成了真正意义上平淡而恬和的乡村世界。
只有从那个岁月走过来的人才会留有对水磨房的珍贵记忆。多少年来,石磨缓缓地转动,五谷杂粮掺着风雨岁月,养活了多少生生不息的人们。
可如今,这曾经搏动的中枢,已经变为一道消失殆尽的风景,水磨房以及水磨房所寄寓的淳朴民风真让人有一种无可奈何的依恋和心痛。因为我们所能够怀念的,不单是水磨房。
东社的水磨房啊,你真成了我们心中难舍的记忆!
图1 东社村上、下磨房位置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2 上磨坊现状(正面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3 上磨坊现状(背面)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4 上磨坊炒房遗存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5 上磨坊库房遗存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6 上磨坊内部隔断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7 磨盘、支墩、磨轴遗存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8 磨扇、磨眼、存面盘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9 设置水打箩的位置,水打箩已被遗弃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三)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