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2016-10-24 17:5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交城县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

(十六)

吕保国


八、水利人物

(一)顾永田

顾永田(1915-1940),男,江苏省铜山县(现徐州市)大黄山乡西珠家村人。1937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来晋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曾任牺盟会总部执行委员和太原市二区牺盟会特派员,同时还参加了山西工人武装自卫队。

1937年11月上旬,太原失陷后,顾永田随工卫队撤出太原转入交城县截岔地区一带,配合八路军120师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在此期间,他任连政治指导员和营教导员等职。1938年4月在米家庄村成立文水县抗日民主政府,顾永田任县长。

1938年至1939年,文水县抗日政府和顾永田长期驻扎东社村,地址在石坡儿上原赵宗仁当铺院,领导文水县的抗日敌后斗争。在此期间,他组建地方武装,维护社会治安;摧毁伪政权,新建抗日基层政权,轮训区村干部;广泛开展群众运动,组建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团体,动员农民参军,组织做军鞋、献军粮,积极支援前线;抵制伪钞,发行流通券,发展农村经济和水利事业;增强民众体质,禁烟禁毒;整顿教学,恢复停办的小学,并训练教师等,工作卓有成效。

1938年7月,文水县政府在西社村举办了农救会干部培训班,共有四、五十人参加,县长顾永田兼训练队队长,指导员岳生贵; 1938年8月,由县长顾永田、教育团团长李生华主持,在政府所在地交城县东社村首次集训了教师,共计80余人。

在战争期间,顾永田领导在后周家山村(截岔人称后张山)制版印刷发行“文水地方金融流通券”,以此为基础,重组文水县水利局,大兴水利,主持修筑汾河“天义堰“、“天德堰”,全面整修大小干渠,引汾河、文峪河二水灌溉,提出“上足下用“贫富同等的新渠章,促进农业丰收,支援前线战事和自身生存。

多年来,因文峪河水患危害,东社村与对岸的塔上村频繁发生纠纷,尽管村大但常常处于下风,上世纪民国二十年(1931)左右,当时的村副解正喜因为打堰竟让五花大绑到了塔上村。

民国二十八年(1939),大雨滂沱,洪水猛涨,东社村长武高奎带领村民到塔上沟口打堰。塔上村顾及自身利益,村长翟贞固(大舍儿)带人阻拦,并掏出手榴弹扬言:东社家要是敢继续打坝,我把手榴弹给你们扔过去!因涉及弹药武器、人民生命安全等,驻扎东社的文水县政府县长顾永田得知后,派人迅速制止了这场纠纷,使坝堰工程得以顺利进行。

1940年1月12日,顾永田被推选为晋西北行政公署第八专署专员。1940年2月11日,在会立乡田家沟村伏击敌人“扫荡“中壮烈牺牲,时年仅24岁。遗体曾葬于交城县燕家庄东南的麝香沟,1958年移葬于石家庄华北革命烈士陵园,现在原址仍保留烈士遗冢。

为纪念顾永田专员,1940年,八分区将1940年春天建立在交城县西葫芦冯家庄村的中学命名为”永田中学“(后更名为晋西北第二中学,最终与晋绥一中合并,生存了二年时间);文水县将文峪河灌区的“永赖渠“更名为”永田渠“,交城县把燕家庄乡命名为”永田乡“,后改为”永田公社“。

(二)贺万喜

贺万喜(1927.9-2012.5),男,交城县夏家营镇贺家寨人,1956年4月至1959年3月任东社乡副书记、乡长,1959年10月调横山水库任副总指挥兼办公室主任。

贺万喜乡长有胆量、有气魄、有能力,思维开阔,敢抓会干,在东社乡工作的短短二年多时间里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基础性工作,使人们得到了实惠,至今截岔人们还会津津乐道他和他所做的事。

在任期间,他带领东社乡人民大搞水利化、电气化、林网化。一是开凿合里的龙门口,挖通大渠5公里,灌溉农田300多亩;二是搞引水上山,变山坡地为水浇地,塔上、沙沟、西社、南堡、阳湾等村相继都建起了高灌站,1957年5月1日交城县委授予东社乡“全县第一个水利化乡”的称号; 三是由乡自筹资金新建西社水电站,竣工投产后使东社、西社、沙沟、大岩头村用上了电灯,该站直至现在仍在发挥效益;四是大搞林网化,1957年派侯辅魁从山东烟台购回苹果、犁等树苗一万余株,分别栽植在全乡各村,成为全县第一个“苹果乡”; 五是整合、调整全乡土地,为农业机械化、林网化创造基础条件;六是于1957年9月在东观音堂创办“东社乡办中学”,招收学生50名,又在解家骆驼店新建校舍9间,为东社中学后来成为继交城中学之后的第二所国办中学、高中,发展山区教育事业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七是发动和集中全乡力量,新建东社戏台,将沙沟寿隆寺正月二十八会迁移至东社,恢复并兴盛,每年多次邀请山西省有名剧团演出,活跃了截岔地区的文化生活和物资交流,“要看好戏贺万喜,要吃好饭张建基”的俗语流传至今;八是新建了东社、沙沟、大岩头通往西社的中西河木桥,初步解决了交通问题。

当然,贺万喜性格直爽,雷厉风行,追求成效,限于当时的形势和环境,也有一些极左的做法和问题。后来在历次运动中,饱经风霜,勇于斗争,屡倒屡起,成为长期的“运动员”和“不倒翁”。

贺万喜1960年10月任交城县农建局局长,1979年至1994年在县农机厂任书记兼厂长。1993年退休,2012年5月逝世,终年85岁,副处级待遇。

(三)张建业

张建业,男,东社村人,生卒不详,应该为清代光绪年间生人。

张建业在东社村是个举足轻重的带头人,据说,因为修建和管理五村堰、五村渠,在截岔地区留下了“大鬼二鬼鞋子鬼,敬不上(吃不倒)东社的一尺鬼”的传言,“大鬼、二鬼、鞋子鬼“是邻村有名的厉害人,”一尺鬼“意指张建业的身材低矮。

在人们的传说中,还有一件关于张建业的轶事,不知真假:

那一年,文水和交城县因水利纠纷到汾州府打官司,进入衙门后,张建业看到州官给文水的县官安排了座位,而不给交城的安排,便把交城的县官拉上就往外走,县官问“为什么咱要走?”张建业说:“,县官,咱们的官司肯定输了!”,县官说:“还没有判,你怎么知道就输了?”张建业便转身问州官:“文水的县官是什么品位?交城的县官又是什么品位?”州官说:“都是一样的,均为七品”,张建业继续问:“既然一样,为什么在大堂之上,文水的县官有座,而交城的县官不给座呢?”当时问的州官很不好意思。县官到此,忽然醒悟。事后县官夸张建业思维敏捷。

(四)张春发

张春发(1901-1962),小名罗头只,男,东社村人,1925、1928-1929年间任东社村村副,1937年任村长,曾担任五村渠渠头。

在两条河流中,西冶河对东社村的危害最大,河水暴涨暴落,冲田毁地,伤害村民,明、清时期便开始修筑的五村堰时建时毁,但苦于经济无力,难为无米之炊,只能望河兴叹,每年的防汛成了重中之重。

他总结历史教训和多年的经验,提议加固和续建五村堰和村南堰。但当时的村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的贫苦生活,很难筹集到资金。但有利的条件是当时的东社镇,商铺林立,买卖兴隆。他利用村长和渠长的身份,对商户晓以利害,挨门逐户动员捐资筹款。

防汛款筹齐后,为了能在汛期到来之前竣工,工程立即开工实施。打坝的主要材料石头需从山脚运输到河滩工地,限于当时的运输状况,只能靠数量有限的十余辆独轮车运输,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他利用自己担任五村渠渠头的身份、威信和组织能力,动员雇用了邻村的几十辆独轮车,并制定了定额报酬办法,当日收工,当日兑现工资,极大地调动了劳动者的积极性,使防汛工程保质保量提前竣工。

事逢凑巧,未隔数日,老天爷便来凑热闹。这一年的汛期来的又早又猛,凶猛的洪水汹猛而来,冲毁了邻村的村庄和田地,但新筑的堤坝经受住了考验,东社村的农田安然无恙。

他还利用五村渠渠长及与沙沟村的亲戚关系,克服困难,努力协调与沙沟村的用水纠纷,具有一定的成效。

(五)武高魁

武高魁(1906-1980.11),男,东社村人,1939年任东社村长,曾任水利管理员、五村渠渠头等,人称“截岔王”。

1939年夏,文峪河洪水来临,河水猛涨,辛勤种植的庄稼,被洪水冲毁不少。为了保护农田少受损害,武高魁村长带领村民到塔上沟口对岸打堰,堵逼洪水,遭到塔上村的强力反对和拆除,由来已久的矛盾达到沸点,工程无法正常施工。

眼看洪水越来越大,武高魁心急如焚。第二天,他在戏场院庑殿前召集全村村民开会,说:“今天村民都去河滩打坝,如果有人出面拦阻,我说打,你们就给我打,打死由我武高魁一人顶命!”动员毕,便带领村民和狐神庙十几位习武之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打坝现场。

这时,塔上村长翟贞固已带领村民早已在河对岸等候,手里握着手榴弹,大声威胁道:“东社家,如果你们敢继续打坝,我就将手榴弹扔过去,炸死你们!”,因为有杀伤性武器,情况危急,双方只好对峙。

当时驻扎在东社村的文水县政府,得知双方发生纠纷,甚至可能因持有武器弹药发生人命事故,立即派人将翟贞固(小名大舍儿)捆至县政府(当铺院)对面,吊在了魏拴安家阶门上,才制止了这场纠纷,大坝得以顺利实施,保护了村民利益。从此,人们便称武高魁为“截岔王”。

除此外,武高魁一直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长期担任村内红白喜事的总管。谁家的老人去世,孝子都要先到武高魁门上去告知,老人便会出面组织张罗丧葬之事,热情为村民服务,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从不误事。

(六)张添亮

张添亮(1927.8-1987),男,东社村人,高小毕业。1943年参加蔽秘民兵,194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7-1949年任土改委员、民兵中队长;1950年-1953年,张添亮任东社村人民政府主席;1953-1956年任东社小乡党委书记;1956-1958年任东社大乡党支部副书记;1958-1959年任卫星公社东社管理区主任;1961.11-1983年任东社大队党支部书记,期间1969-1975年兼任革委会主任;1984年任西社镇水泥厂支部书记、副厂长;1987年因病逝世。

张添亮长期担任东社村党支部书记、主任等,在其长达30年的领导生涯中,带领全村干部群众,共谋发展,艰苦奋斗,农业水利等基础设施不断强大,副业等经济收入持续增加,各项事业逐臻完善,村民生活水平渐趋提高,在截岔地区名列前茅。

张添亮17岁参加革命,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洗礼。解放后成立了全村第一个互助组,并逐渐壮大,担任东社乡领导,提高了管理能力,扩宽了视野。三年经济困难后期,村民请愿将他要回村里。回村后结合国家政策调整,调动社员生产积极性,将全村粮食产量由1961年的33.59万斤增加到1964年的47.17万斤,迅速扭转了全村吃饭困难的局面。为此,1964年他光荣出席了山西省社会主义积极分子大会,获得了山西省政府的嘉奖。

1971年,在农业学大寨的热潮中,他审时度势,带领班子成员提出和制定了“向河滩要地,向山村要粮,为完成明年亩产1208斤、总产58万斤而奋斗!”的宏伟目标。经过精心组织和部署,全村人民团结一心,齐心协力,艰苦创业,新辟了“山村”庄子,开垦土地200多亩,使荒无人烟、荆棘丛生的刘家璋变成了粮仓,年产山药蛋20万多斤,每人能分100多斤;在文峪河砌筑顺水大坝1800米,在淤地造田,硬是在“河滩”上要来200多亩稻田,年产大米20多万斤,每人分到100多斤。有了这两项创举,东社村粮食才基本过关,度过了那段粮食短缺的非常时期,完成了最为顽强的自我救赎,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为了彻底扭转农业用水受求于上游它村的困难状况,他还启动上马了盘山渠工程,但由于经济等原因未能投入使用。

在他任职期间,引进优良品种,改善农业条件,提倡科学种田,东社村粮食总产由1949年的15.17万斤增加到1983年的71.1万斤,增长了3.7倍,最高年达80.44万斤,亩产量由164.7斤增长到817.2斤;小麦产量由1949年的5.58万斤增加到1983年的25.5万斤,增长了3.6倍,最高年达32.6万斤,亩产量由180斤增长到607斤;水稻从无到有,从1970年的1.85万斤增加到1980年的23.59万斤;农业收入由1958年的1.38万元增加到1983年的11.17万元。

针对东社村人多地少的特点,他还特别重视副业生产,增加社员收入。在任期间,先后新建了磨房、店房、粉房、木业社、铁业社、缝纫社、造纸厂、修配厂(机工车间、铸工车间、钳工组、锻工组等)、化肥厂(土法炼油)、石棉厂等村办企业,还购置牲畜、机械搞皮车、拖拉机、汽车运输,多元发展。副业收入由1958年的1.38万元增加到1980年的17.14万元,壮大了集体经济。在人口由1949年的733人增加到1983年的1329人的情况下,每个劳动日分红基本达一元以上。

同时,林业、畜牧业、教育、医疗、卫生等各项事业都有了长足进步。

张添亮是一个坚持原则、正派公道的人。他善于团结同志,领导班子协作配合,有朝气,有战斗力。文化大革命武斗混乱期间,村里的生产和活动基本保持了正常秩序。对于反对过自己、夺过自己权的人都能正确对待,不搞派性,宽以待人,不一棒子打死。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利用自己的威信,尽量不搞和少派人参加公社组织的批斗大会,难能可贵。

张添亮是一个清正廉洁、以身作则的人。他说话算数,不谋私,碰到头上的枣儿不摘一颗,巡田员悄悄给他送的苹果被扔出街外,几十年时间里从不陪客人吃饭等等,传为佳话。而当书记的家庭,竟然发生妻子生病在文水住院还得借钱的情况。

张添亮是一个敢于负责、秉公办事的人。由于他办事认真,铁面无情,加之性格内向,不苟言语,被人们称为“二阎王”。虽然也得罪过一些人,而更多的却是得到了广大群众的信任和好评。

张添亮是一个鞠躬尽瘁为东社村民服务的人。他几十年如一日,一心一意为村民谋福利,没有卖过东社村的一寸土地和财产,集体土地和财产只有赠殖,没有损失,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1987年农历正月十六,由于工作劳累,从镇水泥厂回家的路上,因天黑路滑,从西社小桥上摔了下去,造成伤病,还坚持上班。

九、 存在问题

关于文峪河流域及截岔地区水利建设中当前存在的问题,已在本文第三章“截岔地区的水利建设”第五节“存在问题”中说明,最重要、最基本的问题是水源性缺水和水质性缺水,这里不再赘述。

这里重点说说东社村当前水利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水利设施建设和保护意识淡薄

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打破和改变了自古以来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农业和作为农业命脉的水利事业地位逐渐下降,比重日益减小。工业用水和城市用水迅速增长,河流水量锐减,农业种植结构相应调整,东社村上个世纪还大量种植的小麦和水稻了无影踪,取而代之的是用水量较少的玉米和树苗等,人们对河流和灌溉的要求已变得不再像原来那么重要。加之村干部的三年一换,急功近利,无长远打算,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保护意识淡薄,积极性和主动性减弱,形成了光靠国家投资而被动推进的状况。

(二)顺水大坝损毁严重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东社人民齐心协力、艰苦奋斗建设起来的,至今仍引以自豪的文峪河1800米顺水大坝,如今由于河床的淤积抬高、多年挖沙的损害和疏于治理而变得堤身残破、标准降低、功能锐减,甚至下游的坝段竟荡然无存。历史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条曾经给东社村人带来欢欣鼓舞、希望和成果的大堤,竟会遭遇到如此的噩运!

尽管现在发生洪灾的机遇减少了,但并没有根除,防洪形势依然严竣。一遇较大暴雨,文峪河发怒泛滥,洪水无情地沿顺水大坝或漫顶、或决口、或顺畅冲入坝内,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必将受到严重损害,土地将复原为河床。

后人应该记住前人的告诫,“居安思危”应该成为安逸起来的干部和群众的警钟了。

(三)挖沙毁地后果不堪

经过好几代人前仆后继、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100多亩河滩耕地,由于挖沙而毁于一旦。原来“千家灌禾稻,满目江南田”的丰饶景象不见了,代之以坑塘遍布、沟壑纵横的一片狼藉现状,这对于当年的先辈们来说是多大的讽刺。

毁田挖沙直接改变了土壤原有的结构和水土保持能力,种植条件严重损坏,今后很长时间内难以恢复,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荒废田地,必将患及子孙,贻害无穷。

(四)水利设施年老失修

目前,磨房渠已埋没,机井配套设备维护不足,水塔等设施年老失修,灌溉渠道淤塞严重等。除新改造的防渗渠道外,其它渠道功效低下,作为东社主要引配水渠道的大渠段坍塌、脱落、损坏多处,有的渠道杂草丛生,已没有了渠型,影响通行能力。

由于”靠、等、要“心理作崇和集体经济力量的薄弱,很多水利设施和设备不能及时进行维修、保养和更新,渠道未疏浚和修复,电费和管理人员工资也有拖欠现象,遇到灾害和事故时无力应对,后果堪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水利事业,在一定的意义上来说,就是兴利除害,使水利资源按照人们的意志为工农业服务,造福于人民。

向往幸福,追求幸福,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但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追求,那就值得商榷了。

温故而知新,总结历史经验是为了更好地前进,认识自然是为了更有效的改造自然。

但愿东社的水利事业有一个积极的变化和美好的前景!


结  语

或紧紧张张,或松松垮垮;或认认真真,或毛毛躁躁;或断断续续,或一鼓作气。持续三个多月时间,喔喔促促、洋洋洒洒约9.5万字的《交城县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就这样编写完毕了,期间我感受到了编志的艰辛和知识的匮乏,体会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深刻,同时也发现了问题的繁多。

或整理,或编写;或搜寻,或修改;或调查,或鉴别;或充实,或完善。我是一个学理工的人,职业的严谨求实、科学理智习惯让我经常通过数据来看东社某一时期发生的某一事件,从数字的变化来分析东社的历史和现状,从定量到定性,从量变到质变中,求得事物的本来面目和发展趋势。在此基础上,为了使编写的材料有看头、有兴趣,文中也加进了不少事件的阐述、历史背景、趣闻轶事等,这就是为什么以“水利春秋”为标题的原因。

《交城县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是第一次以章节内容来整理编撰水利方面的村志基础资料,在《工作简报》登载或其它媒体发布后,主要目的是为了听取村民及关心村志编纂的热心人士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使村志内容更加翔实、准确、客观、公正。需要指出的是,这仅仅是水利章节的基础内容,村志成稿时还需进一步修正、增删、甄别、完善等,这篇文中感性的描述、背景、叙述、故事等内容都将删减,依史志的理性要求,估计将来要裁剪50%左右的内容。

最后,欢迎各位读者提出中肯的批评和建议,或提供进一步的史实线索和内容,我们将不胜感激!

联系电话:13803480346


二0一六年十月六日


参考资料

1、 赵吉士、武攀龙纂,康熙八年版《交城县志》(1669)

2、 夏肇庸修,许惺南纂,光绪八年版《交城县志》(1882)

3、 燕居谦主编,《交城县志》,山西古籍出版社,1994年9月

4、 山西省文峪河水利管理局编,《文峪河志》,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年9月

5、 山西省地方志办公室,《民国山西史》,2011年10月

6、 田瑞,《交城县地名辞典》,1993年7月

7、 何晓东,《山西交城水峪贯区域构造及地貌形成因素分析》,

8、 张亚辉,《晋水灌溉制度的历史人类学考察》

9、 祁建民,《从水权看国家与村落社会关系》

10、 凤凰卫视,电视片《改变文明的力量》

11、 文水县史志办公室,《文水县抗日纪事》,2005年8月

12、 《文水县抗日风云录》

13、 《广兴村志》,2005年8月

14、 横山水库随军学校选印,《横山水库红诗》,1960年1月

15、 《交城县的农业学大寨运动》,2003年7月

16、 《交城县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2003年7月

17、 西社镇政府档案室,《东社村历史统计资料》,2014年8月

18、 贺万喜,《往事回眸》,2010年3月20日

19、 任续义,《西社镇地质概况》,2015年3月

20、 魏振国回忆录,《顾永田成立文水县政府》,1995年

21、 郝立明,《1997-1999年工作总结汇报》,1999年12月26日

22、 郝立正,《我的故乡》,2010年1月7日

23、 司晋平,《东社村地质、地貌、气象资料》,2012年

24、 张国林,《东社村水利资料》,2012年

25、 郝立明,《开拓创新的贺万喜乡长》,2012年2月15日

26、 郝立明,《开山凿石打坝造田》,2012年3月12日

27、 郝立明,《武高魁当村长》,2012年5月18日

28、 郝立明:《王修世在东社》,2012年6月2日

29、 解登金,《东社村河滩磨房及其天河占用土地租金明细示意图》,2012年6月

30、 解德增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2年7月8日

31、 郝立明,《截岔地区水磨坊的记忆》,2012年7月13日

32、 张俊堂,《截岔王-记五村渠渠头武高魁》,2012年7月26日

33、 张俊堂,《众人齐赞张春和》,2012年7月30日

34、 郝立明,《八百米大坝的英雄》,2012年8月1日

35、 张俊堂,《智多星张春发》,2012年8月28日

36、 郝立明,《在卧龙山修建盘山渠》,2012年8月31日

37、 杨继兴、李树春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2年10月13日

38、 杨勇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3年2月6日

39、 张俊堂,《“边儿”的由来》,2013年3月12日

40、 东社村农业水利、林业畜禽专题座谈会笔记,2013年3月23日

41、 张续旺,《我的家庭情况》,2013年3月24日

42、 张争和,《本人所知的农业情况》,2013年5月14日

43、 成根义,《河滩打堰的几年》2013年5月21日

44、 张俊堂,《柔、智、刚三杰——曾任五村渠渠头的东社人》,2013.6.21

45、 杨志舜,《东社大米》,2013年7月25日

46、 张林辉,《往事回忆》,2013年8月6日

47、 张贵学,《张三柏浇地》,2014年1月14日

48、 任耀华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2月8日

49、 贾建强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2月10日

50、 解登峰、解登金、武如德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2月24日

51、 吕保国,《从76份契约中反映的东社村历史信息》,2014年3月2日

52、 杨志舜,《东社的盘山渠》,2014年5月10日

53、 韩旺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5月27日

54、 郝立明谈五村堰录音整理,2014年7月11日

55、 吕保国,《一个笔记本的收获》,2014年8月13日

56、 闫一中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9月21日

57、 解德勇、韩志成、逯青年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4年10月4日

58、 张永安座谈录音整理,2015年1月12日

59、 胡文平,基本建设俗语,2015年4月17日

60、 吕保国,《从人与自然的关系变化看东社及截岔地区的形成与发展》,2015年4月

61、 吕保国,《说西社龙门》,2015年5月25日

62、 刘建中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5年10月7日

63、 朱玉森采访录音整理,2015年10月7日

64、 吕保国,《说武元城》,2016年2月3日

65、 郝立胜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3月13日

66、 郝英强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3月13日

67、 张续旺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4月11日

68、 褚凤莲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4月16日

69、 胡志刚、张金钟采访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3日

70、 张金钟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3日

71、 韩旺、张春安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4日

72、 吕新民、张贵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4日

73、 解四安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4日

74、 游如俊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7月4日

75、 崔安儿、韩中维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10日

76、 张同喜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11日

77、 游如俊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11日

78、 张同喜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23日

79、 张金钟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23日

80、 游如俊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8月24日

81、 张金钟、成三虎实测现状水井资料2016年8月

82、 吕保国、张金钟、吕丽仙会立乡后戴家庄水磨踏勘资料,2016年10月1日

83、 吕保国、张金钟、张春安上磨房实地调查资料,2016年10月2日

84、 游如俊、韩旺磨房座谈录音整理,2016年10月2日

图1 顾永田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2 贺万喜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3 张添亮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4 张春发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5 坝体残损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6 大渠护坡坍塌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7 挖沙毁田,使原有稻田荡然无存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8 当年稻麦飘香的河滩地如今坑塘遍布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9 顺水大坝下游段踪迹皆无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0 深井机房内部现状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 水塔保温层开裂
吕保国:东社村及截岔地区之水利春秋(十六)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