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张玉仙老人回忆东社古镇三四十年代社会生活  

2017-01-09 21:0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玉英老人回忆

东社古镇三四十年代衣、食、住、行情况

逯青年整理


我的母亲张玉仙,是1924年二月初二出生的人。她在新中国建立之前度过了少年和青年,共计25年(1923年-1949年),从1949年10月1日起生活在新中国至今67年。现如今我的93岁的高寿母亲可以说是历史活化石,历史的见证者。我们作晚辈的必须紧急挽救、挖掘高寿老人的口述历史,为后人保存珍贵的历史资料。现将我老母亲口述三四十年代的衣、食、住、行情况记录如下:

一、衣饰

三四十年代,一般人家男人的上衣为大掩襟和对门(也叫对襟两种,裤子多为前后不分的掩裆裤。这种样式一年四季不变,夏穿单,春秋两季穿夹袄,冬穿棉,上衣都是缀布条结的桃形疙瘩扣。服装颜色多为黑色、蓝色,有扎白、蓝色布腰带,布腰带像条细长的口袋,出门时里头装些东西扎在腰间。那时还有扎裤腿的习惯。商人、教书先生多穿长袍马褂,后来马褂改为坎肩,衣料和样式各自不同,有粗布、丝、绸、缎、皮、棉之分,视家庭贫富和身份高低而定。有钱人穿着十分讲究,穷人则仅蔽体而已。

旧时代,女孩不让读书,七、八岁开始学习做针线活,学习纺线织布,用棉花在纺车上纺线,然后在织布机上织成白布。白布织成后很粗糙,用面浆洒在大白布上,放在石头上用棒槌不停地敲打,白布就变得质地柔软,平整光滑。那时候,染料稀缺,即使有也买不起。人们就用草木灰和一种叫爬兰苗、核桃皮、石榴皮等加食盐、白矾、火碱煮染,经过加工染成多种颜色。用这些布料手工缝成的棉衣棉裤冬季穿,到了春季再把棉絮掏腾出来,即变成了夏季的小夹袄和夹裤了,夏天,有条件的就穿一件用白粗布做的小汗衫。这就是老年常说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那时的女子服饰:村民妇女皆穿掩襟或者对襟上衣,裤子较长,年轻女子不扎腿带子,中老年妇女常年裹腿带。

清末民初,乡村中男人久有戴帽子的习俗,尤其是冬春两季更为盛行,既有避寒保暖的功能,又是名分尊卑的标志。辛亥革命以后,剪掉发辫,多数男人剃成光头。老年人冬季多戴毡帽、棉风帽,年轻人则多在头上箍毛巾。箍毛巾的方式是在头上挽一道圈,圈很粗,有时用两三条毛巾挽成。流行的时间较长,时至今日,仍可见到此类旧习,但头上毛巾大部分为后挽式。

童帽的样式丰富多彩,有七顶帽、囟角子帽、韩湘子帽、相公帽、老虎帽、狮子帽,用五颜六色的丝线绣出五彩斑斓的刺绣童帽。稍大的男孩子习惯在头上留“小辫”,留“马鬃”。俗称“小不绞”。

女子头饰:乡村女子长期习俗为“女辫妇髻”。女童从五、六岁开始蓄发,梳一条或两条辫子,垂于脑后或两侧,以粗长为美。结婚之后,则盘辫子于脑后为髻,中老年妇女梳圆头髻或长形发髻,上插银簪子、银锥子等饰物。妇女出门怕弄上尘,蒙条纱巾。

男子鞋袜:那时候的鞋不论男女不分左右,人们叫“一致鞋”,意思是左脚可以穿右脚的鞋,可以左右脚更换着穿。乡村少数男人穿尖口黑布鞋和千层底黑布鞋,下地干活人穿弨鞋,细麻绳实纳鞋底,有人穿牛鼻状鞋。

袜子均为纳底布袜,有黑、白、灰三种颜色,春夏穿夹袜,冬秋穿棉袜。那时,妇女缝袜子的手工非常讲究,这是考验妇女针线活技术高低的标志之一。不仅袜底结实,还要在帮面扎花花、绣叶叶。四十年代,市场上有了丝线,棉线织的袜子,人称“洋袜子”,但乡村人仍以布袜子为主,而冬季多穿羊毛线自织袜过冬。

女子鞋袜:推翻清朝后,革除旧时陋习,除年长者脚形已僵者仍穿“三寸金莲”弓鞋外,其余妇女多穿普通绣花鞋。抗日战争爆发后,妇女多穿黑色、灰色、蓝色平跟布鞋,袜子仍为布制。旧时代的妇女七、八岁开始学做针线活,针线活做得好坏取决于女性价值的高低。流行这样一句话:“男人孩子大街走,带着老婆妈妈的手”。妇女理家责任重。

(二)饮食

日常饮食:在冬春闲月,日食两餐。一般在阳历十月初一至来年二月初一吃两顿饭。早饭在上午10时左右,午饭在下午2-3时左右。当时农民种植粮食以豆类为主,小麦也种,但较少,日常生活以豆面为主食,其次是小米和炒面、莜面等。逢年过节吃顿饺子吃好面(白面)。日常百姓人家是半年糠菜半年粗粮,早起(早晨)吃的糠糊糊,晌午(中午)吃的糊糊糠,黑夜(晚饭)端起碗能照见星星,这就是当年贫穷人家一日三餐的真实写照。遇有灾年则吞糠咽菜,甚至吃树叶、树皮、野菜、草根等。至于少数较富裕人家,也就吃个豆面和莜面、小米。白面过年吃,大米根本见不到。特别是解放前,战火连天,灾荒频繁,民不聊生,几乎每年都有断炊断粮的人家,青黄不接,多数人家以野菜、野果、粗糠度日月,老弱病残经不住饥饿而病死或饿死的也有。那战乱年份,野菜成了老百姓的生命,充饥野菜、野果有:榆叶、榆钱钱、榆树皮、柳芽、苜蓿、马丝菜、沙蓬、灰吊菜、马玉红果、相相果、野梨、山核桃等等,上年纪的老人们都难忘救命的野菜野果。解放前,只有少数富人摆得起宴席,有“八顶四”(即八盘菜四个碗)“八顶八”、“十大碗”等。通常只有饭菜(大烩菜),不摆酒席。一般人家春冬在家里做饭烧煤炭,顺便取暖过火炕。夏秋在院里户外煮饭,一般人家用柴火烧火煮饭。

(三)住宅

乡村住宅:旧社会,看住宅就能判断出人家的贫富。乡村贫富悬殊较大,住宅型制不同,五花八门,因地制宜。有厚黄土,就有土窑洞,有石头的村子就石窑洞,总之是根据贫富和地区材料来盖房。

富人家宅院通常四合院、三合院、二进院,多呈坐北朝南,格局对称之形状。东南开院门,西南安茅则。房屋建筑均为砖木结构。外墙砌砖头,内有土坯垒砌。富人家的宅院较为考究,门窗架梁多有雕饰,有彩绘或浮雕,庭院中用方砖铺地,正房、厢房的台阶高低错落有致,院门建有门楼,飞檐斗拱,门匾多题写“耕读第”、‘和为贵“等积德积善的吉祥词语。掩壁(照壁),多雕“福、禄、寿、喜”等字,或者“百寿图、”百福图“等图腾。大门外有台阶,两旁多置石狮、石鼓等。

中等人家建裱砖房子,多数乡民盖房简陋,只垒砖柱边框的“四明房“也称”四泥房“,半墙石头半墙墼(土坯)。有的打仰尘、烟伞。有灶台火炕,冬春就灶做饭并取暖。无论贫富室内均要打炕,三面连墙的叫通间炕,两面连墙的叫半截炕。普通人家炕上铺苇编席子,穷人家晚上睡觉有盖无铺,睡在光苇席上,起炕后背上印压席纹。家境好一些的苇席上铺大羊毛毡,狗皮褥子。一般人家,被褥为粗大布(自织土布),印花布做面子,用染蓝布、白布做里子,须絮棉花缝好,用线和针引实。枕头有单双之分,用红布、蓝布做面,装芯为荞麦皮或者秕谷子。富人的被褥、枕头丝缎绣花。

(四)家具

家具摆设:富人家流行双门大立柜烤木漆,有平面柜和棱角柜两种。八仙桌、太师椅、条几、炕几、钱柜子、炕柜子、大板箱、长宽板凳等。正房堂屋,为接待宾客之处,摆设十分讲究,格局大致为:正面靠墙中间摆大条几,两边摆放大柜子,条几前摆放八仙桌,桌旁摆两把太师椅,再两边靠墙放大板箱或博古架,大条几的主墙挂字画中堂或祖宗画轴,条几上摆设坐钟,两边配置花瓶、帽简、茶罐等物。堂屋两边是卧室,上首住长辈,下首住晚辈,炕上摆被格子、炕几等。一般人家,摆设的比较简单,实用结实。走进家里,家家正中摆一大板箱,上摆放有装饰物件,供敬神敬祖牌位。炕的下炕摆放箱子及其它东西。门侧摆水瓮,侧墙摆放大瓮三、四个,用以储藏粮食。瓮盖上摆放小瓦罐,主要是储米面,再摆放纸量量(纸精糊的纸桶)。三十年代后期,晚上照明开始有煤油灯照明,灯式简繁不一,比较上档次的煤油灯系用玻璃制成,高不足尺,下部底座可留手握处,上连储油的灯瓶,瓶口上有丝口,可拧灯头及控制油捻大小的开关,再上为透亮的玻璃灯罩美观防风。也有铜制煤油灯壶,也有小玻璃瓶的小油灯。四十年代以后出现带玻璃罩的煤油灯、可手提的煤油马灯,庙会唱戏使用汽灯。这一时期也出现了铁火炉做饭取暖,但仅有少数富人和官方使用。炊餐具以铁锅、铁盆、铁铲、铁鏊子、铜勺、铜瓢、铜壶、铜脸盆、铜茶壶、铜铲为主。那时候,商家和家境好一些的人家喝茶多用铜壶和铁壶。清扫卫生是一块摸布,一把笤帚,一把鸡毛掸子。民国晚上乡村人家没有马桶,男人用夜壶小便,女人用尿盆,早晨起炕后倒入茅坑。

(五)行旅

交通设施:那时的大路叫官道,其实官道并不好,也是土道较宽些。人们外出叫“出门子”,交城山村交通相对闭塞。人们“出门子”多为步行,搬运物品一般人家肩挑背扛,小商小贩挑八股担,用独轮车推、牛牛车。走亲访友赶集赴会多为步行,少数富人则骑驴骑马,坐铁脚车、乘轿。据我母亲回忆,在她八、九岁时,他五叔领着她姐妹从大岩头到东社村东“公聚成”粮店大门处街道参观从交城开上来的洋玩艺儿即汽车。她小时记得一件事,东社秉英儿(武敬中)母亲 ,就会骑洋车子(自行车),他母亲娘家是大岩头,常见她从东社骑着洋车子回娘家,在那时的社会女子骑上洋车子,也算是一个现代的前卫女性人物,据母亲讲截岔邻村上下,她是女人骑车第一人。大岩头村有洋车子第一人是她的也赶时新的五叔张德嶺。

注:本文由我采访93岁高寿老母亲而记录整理成文。由于她年岁大,时间跨度长,每天回忆一点一滴做记录,一个章节采访完再整理,完成了保国交给的编村志回忆上世纪三十四年代村民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的任务。每整理一节,母亲都要让读给她听,听写的对与错,听得对了母亲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母亲说,看来人年岁大了也有用处了。我答母亲,家有一老,家中一宝。您老是我们儿女的靠山,历史见证人,社会的宝贵财富。

写毕于2017年元月4日上午12时

图1 三十年代的张继科夫妇

2017年01月06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2 张月书一家
2017年01月06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3 张玉仙老人与其子逯栓年(编委会成员,已逝)
2017年01月06日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