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社博客

山西省交城县东社村村志资料汇集

 
 
 

日志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2017-02-14 15:0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

(十五)

吕保国


2、盲人说书

盲人说书,村人俗称“瞎子说书”,交城县志归纳其为“交城鼓书”。它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个民间传统曲种,每到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农闲季节,人们都要邀请盲艺人前来表演。

盲人说书是由最初盲人行乞、谋生的一种手段演变而来的。旧社会,因出“天花(麻疹)或其它原因致盲的孩子,为谋求生存,父母亲在刚刚懂事的时候,就送他们拜师学书演唱。学成后,就走村串乡说唱,混一碗饭吃。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说书逐渐登堂入室,成为人民大众喜爱的一种汉族民间艺术。

古镇盲人说书者只有武志安一人(图1-133)。

武志安(1946-1996),大名武国繁,系古镇武永仁子。原籍古交市武家庄,民国初由其始祖武锦魁迁居东社。

武志安出生的第二年即1947年初春,截岔地区天花肆虐,加之内战持续,阎锡山勾子军来犯,他避难到米家庄村后因当糠致双目失明。那一年村民因当糠致脸上留疤者众多。

父亲武永仁为了志安的生计,16岁时(1962)将儿子送到交城文化馆盲艺人宣传队,拜师广兴崔姓师傅名下为徒学艺。当时馆长为张有洛。

武志安心灵手巧,脑子好,进步很快。经过几年的学习,便掌握了盲人说书基本技巧,说书、快板、顺口溜等行行熟悉,板胡、二胡、快板、三弦、笛子、唢呐等乐器样样精通,特别是板胡、二胡拉得最好,很快便成了宣传队的重要一员。

从此,武志安便跟着盲艺人宣传队开始了他的从艺人生,并在表演实践中,不断提升自己的说唱演奏艺术水平。

每年他们都要根据县文化馆的安排,利用农闲时间,组织七、八人的宣传队伍,用自己独特的技艺,互相协作,沿村巡回演出,宣传毛泽东思想、党的方针政策和社会主义优越性,最远到过古交。

他们背着铺盖,拿着乐器,拄着棍子、拐杖(打狗棍),七、八个人排成一字,一个人的手搭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蹒跚在交城山区的乡间小路上,前面带路的或者是半盲人,或者是挨村送站的村民。(图1-134)

到了那个村先找大队,拿出介绍信,村干部负责给安排住宿吃饭,到了晚上演出后给一些报酬,第二天派人领他们向下一个村进发。白天赶路,晚上演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循环往复。盲宣队生活很苦,但这却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一条活路。那时,说一夜书每人能挣一块钱,有时,村里不需要演出,就只管饭。

志安六十年代初学艺,古书学了没多久就赶上“文化大革命“,因此便与时俱进,以宣传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扩大再生产、农业学大寨、树立新人新事新风尚、破除迷信、鞭挞买卖婚姻和偷机倒把、计划生育、《吕梁英雄传》、《林海雪原》、交城民兵英雄崔三娃、段祥玉和韩凤珠、声讨“四人帮”等为中心内容。他们的语言、词汇非常丰富,多为农民语言,通俗易懂,易于流传,为村民喜闻乐见; 他们常年活跃在第一线,每年演出场次很多,宣传时政,娱乐民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受到了群众的欢迎。

盲艺人们一进村,平静的村子就立即热闹起来。鼓点打起来,镲也拍起来,二胡、唢呐相继演奏起来,人们从四面八方靠拢过来,妇女们抱着孩子,男人们抽着烟,老人们则在盲艺人旁边找个凳子坐下。

那时,人们白天要下地干活,到了晚上,村里男女老少便都围坐在一起,或炕上或地下,或场上或树下,说书人摇头晃脑,表情夸张,时而扮男,时而扮女,幽默滑稽,令人目不暇接。说到高潮时,场内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说到悲苦时,艺人声音嘶哑,如泣如诉,声泪俱下,再加上弦音低沉,似断非断,听者也往往情不自禁,悲从中来。那时,盲人们说书前往往要加一些逗笑、打诨的“小段子“,然后才开正本。(图1-135)

那时村里的文化生活很单调,除了正月闹秧歌外,每年只能看上几场电影和听上几夜盲艺人说书。盲艺人所到之处,村里人总不能错过这难得的机会,有的还跑上几里路出村听书,在当时可是一件乐事。每逢演出,村里人都会早早地为他们摆好桌椅板凳,给他们沏茶递水。

那时,武志安和其他盲艺人一样,多才多艺,不仅演唱细腻婉转、声情并茂,还可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即时编制顺口溜、快板书、三句半等剧目。艺人之间团结协作,你说我拉,你唱我奏,你呼我应,自成一体。

武志安板胡、二胡、快板、三弦、笛子、口琴、唢呐(本地称mia儿)等乐器样样精通,特别是二胡和板胡拉得最好,擅长说快板,是盲宣队中的骨干成员之一。(图1-136,图1-137)

他的合作伙伴有:宋转转父母、宋家庄来奎、改珍、武午村拴年、徐村张静玉(二肉)、乐村怀全等。

交城县盲艺人宣传队始建于1956年。他们演唱的形式称为“交城鼓书”,曲调悠扬婉转,旋律细腻动听,由十字句或七字句组成。鼓书音乐以板鼓为主,辅以三弦、二胡、板胡、大众琴、响铃等弦乐。单人说书时,演唱者手里弹着三弦,腿上绑刷板、镲儿等,右手既弹拨三弦又敲击小镲,而刷板则随着左腿不停地上下起落来打出节拍,弦、镲、板齐响犹如一个小乐队在伴奏,后来张有洛又加以创新组合,发展成为有名的交城“叮叮呛“艺术(一种自创乐器)。艺人们演唱时用的是交城方言,富有乡土特色,演唱方式可以单人演唱,也可集体坐唱、伴唱、合唱,据说曲调为武乡道情调;快板书一般是单人演唱,演唱方式是一手拿两块大竹板,一手拿五块小竹板自打自唱;顺口溜是民间很早流行的一种“四六句”口头艺术,句式可长可短,押韵顺口,风趣幽默;有时说交城杂则,也为快板书,七字句式,上下句连续反复演说,后被顺口溜取代。“圪抿壶“薛贺明便是交城县“跌杂则”的高手。

志安有很好的灵性,尽管眼睛失明,学艺靠口传心授,但一学就会,一点就明,自觉钻研演唱艺术,刻苦提高乐器技艺。如张有洛编写的《二奴子避孕》, 是国家刚刚实施计划生育时在农村传唱最广的顺口溜,“二奴子今年二十七,生下了五个小孩子,顶小的还没有过生日,肚里的按见动弹哩……”,听起来非常亲切,无论男女老幼都通俗易懂,而传播者就是武志安他们这一批盲艺人们。

那时,交通工具很落后,武志安他们要到哪个村集中,便由弟弟武志全用自行车带上他去,结束时再接回。慢慢的,在哥哥的影响下,志全也学会了很多乐器,如唢呐、板胡、二胡、笛子、笙等,成为东社古镇有名的文艺骨干。每年正月的闹秧歌和那时的东社公社文艺汇演,志安、志全兄弟俩都是不可或缺的文场参与者。(图1-138)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张有洛和他的盲艺人宣传队员经常来到东社古镇,包括张有洛的徒弟李学成、宋转转家父母、岁林和叫花夫妻俩等,就在武志安家门外的街道旁,每到晚上,他们说学逗唱,鼓乐高奏,丝弦悠扬,与民同乐,届时挤满了看说书的村民。

据邻居韩旺回忆:张有洛馆长来,爱说山东快书,如《武松打虎》、《卖柿子》等。《卖柿子》中有这样的词:“牙的柿子卖个儿,他的柿子量碗儿……”,说有个卖柿子的不小心将筐里的柿子摔落在地,只好收拾起来卖稀烂的柿子糊糊。志安说书前肯说的一个故事叫《治罗锅儿》:“铺一条(木板),盖一条,上面就用麻绳吊,往住压,镖住捣,榔头捣了一百零八下,罗锅展了,人死了“。说做事方法不对,事与愿违。

靠着在盲艺人宣传队的演出生涯,武志安基本实现了自立,经大人们张罗,他在20周岁的时候(1966)与邻近黄崖村14周岁的张桂娥结了婚,桂娥是从小失明,当时她家大人说:俺们不要财礼,不要叫俺女儿受了罪便行。可喜的是,他们选对了人。结婚后夫妻俩相互牵手跟着宣传队演唱,恩爱有加,后来生养了三女一男,即武向阳、武俊霞、武美霞、武云霞,眼睛均正常,现已长大成人,该娶的娶,该嫁的嫁,和正常人家一样地过着正常的生活。

上世纪80年代初,盲人宣传队解散,加之母亲生病,武志安回到了村里,停止了说书生涯。但他身残志坚,靠着跟广兴村的三疙瘩老婆(她上过盲人学校)学会的盲文,买了有关的盲文医学书籍,自学会了按摩技术,给村人和邻村的人解除疲乏和病痛,增添点家庭收入,这一按又有七八、十来年时间。他还会修理半导体、缝纫机、接灯线等。1996年,50周岁的武志安因肝病逝世,这位东社古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盲人说书“传承人走了。(图1-139)

当年常人说书、盲人说书中那些津津乐道的故事反映了古镇人对文化如饥似渴的热情,透过这些笑谈,却让人对文化濒于绝境的那个时代充满难言的辛酸。

改革开放后,随着广播电视、电子媒体的发展,更直观的视觉感受,更大容量的故事资源,更丰富多彩的媒体表现方式,更易听懂和传播的普通话,让原来民间普遍存在的说书文化日渐式微,市场逐步萎缩,处于濒临消失的状态。

也许,武志安会成为东社古镇记忆中唯一的盲人说书艺人。

也许,杜向善、张诚庆、张学元、张通、杨国鑑、张本源、张通太等人,会成为古镇说书的最后谢幕者。

也许,这就是历史。

也许,这样才有回忆和珍惜。

也许,还有也许?

(四)响乐班

截岔地区所称的响乐班,即民间自发组织的吹打乐班子,通称“八音会”,演奏者被称为响工,演出班子的组织者就是班主。

“八音会”主要使用鼓、锣、钹(bō镲)、旋、笙、箫、笛、管等八种乐器,作为一种民间艺术,旧时古庙会、节日庆典、迎神赛社、街头舞台、婚丧嫁娶、生儿育女、满月开锁、开业典礼等场合都会见到他们的身影,十分热闹兴盛,深受群众喜爱。(图1-140)

响乐班本地分“粗一班”、“细一班”之说:“粗一班”即只有武场乐器如鼓、锣、镲和唢呐等,即村人所说的“丢丢单”;“细一班”即既有武场乐器又有文场乐器如唢呐、板胡、二胡、笙、琴、笛、管等(当然现今还有西洋键盘乐器、电子琴等)。

从清末光绪朝代起,凡婚丧嫁娶、喜庆寿宴等,人们都会去找东社古镇的冯德裕,它是交城山区唯一的响乐班,班主冯德裕的名字逐渐成了这支响乐班的代名词。

冯德裕,原籍不详。自移居古镇从事响乐生涯以来,一直延续至孙字辈。他有两个儿子、五个孙子都长期从事此职业。

在中国的旧时农村,家族的人丁兴旺是很重要的。冯德裕的响乐班,就像许多的民间艺术一样,靠的就是家族传承。正是这样,他们在交城山区始终保持着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

像这样的传统民间音乐,没有乐谱,也没有文字的记载,只能靠口传心授,这要求学习者不仅要下苦功,而且要有很好悟性、记心、才能、积累等。

到孙子辈时,冯德裕家族响乐班抵达了鼎盛时期。他的两个儿子生下了五个孙子,他们是冯根柱、冯保柱、冯有柱、冯栓柱、冯××,祖宗三代八个人,都是响乐艺人,吹拉弹唱,各有所长,无需请外人,冯氏家族就组成了一个响乐班,能独立完成所有的演奏。这小弟兄五人不仅传承了父辈们的技艺,并把过去单一的唢呐演奏的基础上增加了笙、晋胡等“细一班“乐器演奏。尽管八音乐器没有全面使用,只能吹拉着民间小调,但在当时已是截岔地区独一无二的吹打班子了。(图1-141)

一般,民间兄弟分家是分房屋财产,可冯氏弟兄分家有特殊的规定,是分村子,即区分管辖范围。弟兄们分家后,其管辖范围内响乐业务便由其主管,用户与他一人联系所有事宜,响乐结束后由其向其它众兄弟发放工资和报酬等。

按照冯德裕家传统,他们每逢元宵佳节都要去戏场院塔塔火前为村民义务演奏一天,感谢古镇乡亲们一年来的支持、帮助和照顾。

那时及后来,喜庆欢乐、悲伤忧愁的气氛全得靠这些响乐班的艺人们营造,唢呐是他们最主要的乐器,并有大、小唢呐之分,大唢呐粗犷、豪放、音色激亢,小唢呐清秀、明快、委婉细腻,排街则威武雄壮,坐场则幽雅宛转,哀则凄切缠绵,喜则喧闹红火。办喜事时,响乐高亢激越,热烈火爆,演奏的是《五女拜寿》、《梵王宫》等欢快的曲调;丧事时,响乐低沉婉转,如泣如诉,弹奏的是《祭江》、《哭灵堂》等忧伤的曲子。(图1-142)

战争期间,人心不安,经济拮据,村民办喜事、丧事等就是很简单的吹打,只有“粗一班”,直到解放以后慢慢的才恢复了“细一班”。村人记忆中:富人解士魁逝世、张宝柱父逝世、张士俊结婚时用过“细一班”,当时觉得就非常风光了。

学习响乐演奏,是一个苦差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跟唱戏的人是一样的。小孩子从早上起来,就练他的手指,手指在冬天比较僵,按唢呐的眼,所以他们这些人都经得起冻。

经常走街串巷,在村民的红白喜事上演出的响工们,忽喜忽悲,也让冯德裕子孙们的命运坎坎坷坷。

在旧社会,响工的卑微地位,在老人们的口头禅中仍然随口而出:“王八戏子吹鼓手”、“一不裁缝,二不打戏,三不给剃头的拜师学艺”、“婊子、戏子猴,鹌鹑、刮刮油”等。他们经常承受不平的待遇和旁人的歧视,像乞丐一样的生活,结婚的艰难,给老一辈艺人留下了深刻的创痛。中日战争的爆发,收入的低微,冯德裕响工班的孙子辈都难以维持生活,纷纷脱离此艰苦而低下的职业。

五个孙子中,只剩冯根柱、冯栓柱将唢呐一直吹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兄弟五人中,只有冯根柱、冯栓柱二人成婚,其余人都在落寞中先后去世。冯德裕响乐班的名字消失了,冯家当年的家宅(原马生庆院中)也无奈出卖了。接任他们的是大岩头村中旭则老汉一家,但也持续时间不长。其后,冯根柱出嫁到文水县北夏祠的女儿和女婿(刘福生)成立了响乐班,古镇再有婚丧嫁娶,便雇佣他们了。

后来冯栓柱改名为冯英,成为古镇的第一位裁缝师傅。工作地点在其购置的解先祠堂西侧临街门面房内,他的裁剪技术一流,成衣质量上乘,直至1982年逝世。后代有冯三小、冯四小,弟兄二人均热爱文艺,是古镇文化活动的积极分子。

图1-133  武志安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34  盲宣队行进中(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35  说书场面(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36  二人演出(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37  武志安使用过的竹板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39  武志安使用过的盲文写字笔和板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40  八音会演奏场面(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41  响乐班演出场景(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图1-142  唢呐演奏(网络图片)
吕保国:东社古镇之建设春秋(15) - 东社老乡 - 东社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